中国建筑艺术网 -> 建筑评论
 
布洛克论意义——解读王澍的《虚构城市》
 
http://www.aaart.com.cn/cn/critique 2006-2-26 11:28:17  来源: 作者:杨健
 


  

摘要:很多人在阅读王澍的博士论文《虚构城市》时,显得非常困惑,不知道作者在说些什么。通过阅读布洛克的《艺术哲学》一书,笔者试图提供一种解读方式。



布洛克支持“凡艺术品都具有某种意义”这个命题。他说的艺术品有无意义?实际上是说,有无一种作品没有直接提及或描绘的东西?因此,说建筑有意义,也是认为它表达了某些建筑本身以外的东西。

一方面,那些使用和欣赏建筑的人倾向于把某种意义加诸于建筑的某一部分或整体;另一方面,许多批评家又同样激烈地反对将某种明确的含义加到建筑中,甚至建筑师自己,也对此持怀疑态度,并极力避免将它们直接叙述出来,甚至不愿过多地想到它们。这实则是对批评家们所持的“内容与形式在本质上是统一”的主张的支持。在关于诗歌艺术的讨论中,多数人都主张,诗是不能翻译的。一首诗的意义是独特的和内在于诗的,它不可能存在于诗之外的其他地方(如耶稣的形象、性活动,死亡或责任等)。

很明显,围绕艺术意义,尚有大量的问题需要回答。首先,意义在艺术品中从来都不是直接陈说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样才能断定对它的某种特定的意义解释是正确的呢?它难道不会是批评家个人的想象力所臆造出来的吗?即便我们同意,在其表层之下隐藏着深层的意义,“外露的内容”和“潜在的内容”之间的关系也是很难把握的。最后一个问题是,这种认为存在着某种“深层或潜藏意义”的说法同“内在性自治原则”是否矛盾呢?换言之,这种潜藏的意义会不会存在于诗之外?

出于上述理由,现代批评家和诗人很可能会这样说:“回到艺术品本身”,“一首诗除它自己之外不表达任何别的东西”。意大利著名符号学家艾柯也认为,建筑物的大多数显然不传递什么意思,也不是为了交流才设计的,它是为了满足功能。

面对着专门探索诗的深层意义并着意从中寻找性欲的、宗教的和马克思主义等种种潜藏的现实或隐蔽含义的一代新人,我们很乐意与他们在“回到作品本身”的旗帜下,结成联盟。可惜的是,许多人并不总像一开始那样清醒和稳健,他们的一次次声明,他们得出的一个个结论,都经受不住推敲,很难站得住脚。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我们应该原则上接受,一首诗的意义是不可能用诗之外的其他陈述(如散文式的叙述)完全表达出来的;另一方面,我们又必须摈弃上述假设中极端倾向,——认为任何时候都不能讨论诗的意义,诗不包含它之外的其他意义。

建筑的意义倒主要不是作为语言的含义,而是其目的性意义、类别意义以及相互关系意义。当我们说到一个建筑的意义时,自然就会涉及到它服务的目的(功能),它区别于其他事物的个性特征(类别),它在日常生活中的地位(与其他事物的相互关系)等。既然这样(通过一件普通事物的关系意义,我们可以了解到它所属于的环境或世界的整体,因此每一件我们熟悉的事物都是具有意义的),那么我们完全可以说建筑也具有意义了,通过它去了解它所属于的世界整体。

如果说不出一个艺术作品究竟意味着什么,倒也没什么,无非就是否定了“凡艺术品都具有某种意义”这一命题;但是,如果说可以说出它的具体意义,那就背离了先前的主张,因为按照先前的主张,意义地地道道的是诗(包括所有艺术品)之内在的和独特的东西。对于建筑来说,情况也差不多:如果说不出一个建筑究竟意味着什么,只要把它排除在艺术品以外就行了;但是,如果说可以说出它的具体意义,那就肯定了它是艺术品,但是这样一来,又背离了先前的主张,因为按照先前的主张,意义地地道道的是建筑之内在的和独特的东西。

作者的答案是:第一,如果说通过建筑我们可以了解到它所属于的环境或世界的整体,那么从这个角度看,建筑是具有意义的,它至少可以具有除了语言的意义之外的其他三类意义,即目的性意义、相互关系意义和类别意义;但是如果说它是指提供一种等同于其“意义”的语言形式,我们肯定无法办到,也就是说,我们无法说出建筑的意义。第二,如果“说出”是指“暗示”、“喻示”、或“阐明”,我们就当然能够“说出”建筑的意义;如果“说出”是指提供一种完整、准确的意义解释,使这种语言解释同“意义”完全相当,那么我们无法办到,也就是说,我们无法说出建筑的意义。第三,如果要我们指出一部作品其意义的大体范围,这是可以做到的,而且大家的意见基本上是一致的;但是如果要在上述范围内指出,究竟哪一种解释最好,而排除其他解释,那么我们也无法办到,也就是说,我们无法说出建筑的意义。

这就是说,我们只能提供一种大致的、互相补充的、暗示性的解释,使这种语言解释同“意义”部分相当,而不能提供一种完整、准确的意义解释,使这种语言解释同“意义”完全相当。这句话对我的论文写作很有价值,因为我认为建筑学研究本质上是一种解释。那么,研究建筑时,那种不强求完整、准确的意义解释是可以成立的,反之,则不成立。这就要求人们(尤其是业主)不要用简单化的认识去取舍建筑作品,而建筑师也不应该盲从这些错误倾向。总之,不要把能否在建筑中找到“意义”太当回事,更不要把这一点当作评判的标准。有无“意义”,不能决定一个建筑能否成为一个好建筑,无论从使用功能还是从精神功能方面说都是如此。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评判建筑尤其是在方案招标过程中,替建筑找“意义”的心态,与其说是太认真,不如说是太不认真,大部分人(业主或建筑师)都只是在找点“说法”,讨个彩头而已。中国式的游戏人生心理是“意义现象”泛滥的本质之一。

相对态度就是中庸态度,“骑墙”态度,会导致中国建筑的慢性死亡,而成为事实上的凶手。所以,我倒非常佩服王澍那种绝对不合作的决绝态度,认为他是今天中国建筑界当之无愧的“先锋”。王澍在《虚构城市》中开宗明义地指出:“虚构城市,就是用一种结构性的语言去谈论城市语言本身,甚至越过语言,回到实物,就是对以往那种不思考的城市设计的不思考。”作者的实际意思是,既然已经有了那么多从城市以外的东西去寻求城市意义的思考,那这里也就不再作类似的思考了。这实际上是对那种专门探索建筑的深层意义并着意从中寻找文化、政治含义的“思考”的一种拒斥。在这里,“回到建筑本身”已经成为一种虽然矫枉过正但是却具有现实性和斗争性的口号。

那些要求“回到建筑本身”的人们所反对的,不过是那种以为可以用某些不相干的“说法”去简单地解释建筑的做法。在前者看来,有一些东西是我们无法用语言简单地表达出来的,除非认识到批评语言的这种局限性,是无法很好地开展批评的。

如果王澍的本意是说,对建筑或城市的解释永远不足以代替建筑或城市本身,人们永远不可能准确地“说出”建筑或城市的意义,它们的意义是其内在的东西,不能与其本身的有机结构相分离,这种说法无疑是正确的;但是,如果他的本意不是这样,而是指所有建筑(尤其是当代建筑)都不具有意义,他便误入歧途,在建筑意义问题上采取了一种极端简单化的做法。我相信王澍的意思是前者,但确实有一些人否认建筑具有任何意义,这就走极端了。

我们可以这样说:第一,正如我们发现罗比-格雷莱特(Robbe Grillet)的“不作任何评论”本身就是一种评论一样,王澍把建筑中由社会意义或浪漫意义构成的厚重表层剥光,是为了进入一个更深的或更基本的意义层次。而这本身便造成了一种“意义”,它意味着建筑师对准了一种更加基本的和更加真实的东西——即新现实主义者经常说的那种更强大的意义。“取消意义”是为了涉及更深层的意义。第二,对于能否说出建筑的意义的担心和关切,实际上等于抛弃了对于建筑批评语言的一种简单看法。这等于是宣布,批评语言是有其局限性的。它还试图确定哪些是批评语言能够做到的,哪些是它不能做到的。一旦我们认识到它的这种局限性和忽视这种局限性带来的危险后果,在继续使用这种带有局限性的和具有潜在的危险性的语言时,就会变得自由起来,因为我们已充分估计到了它的局限性和危险性。

也就是说,通过建筑我们可以了解到它所属于的环境或世界的整体,那么从这个角度看,建筑是有意义的,但有一些东西我们无法用语言简单地加以表达。建筑的意义无法完全用文字来捕捉,能完全表现的只有建筑本身。

参考文献:参见布洛克《艺术哲学》第五章第二节。

 

  声明:中国建筑艺术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代表推荐其学术观点,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建筑艺术网所有,其他媒体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对于未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建筑艺术网联系。
   现有评论0 条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手机:13910429182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05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