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再论“建筑与乌托邦”
http://www.aaart.com.cn/cn/estate 2005-7-7 14:45:59 来源:贺承军blog 作者:贺承军


          在世界范围内,理想、乌托邦由于被片面误解为专制的同义词,而被抛弃了。

    如何建设美好的城市,形成较民主、自由的社会,这涉及一个制度设计问题。上海的朱学勤先生有一个设想,认为应该让务实者当权,而让理想主义者在野。

    很好,但还有一个前提:无论是务实者还是理想主义者,无论是在朝还是在野,均应承认自由是人类基本的权利,否则,专制的务实者是灾难,如斯大林、苏哈托,专制的空想者是更大的灾难,如希特勒。

    理想主义真的没有价值吗?

    1948年,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写出了《1984》一书,此前还出版了《动物庄园》,这是反面乌托邦的例子。一般知识分子看到了反面乌托邦是理性过度、工业化过度的表现。经过我们的分析,可以修正这一观点,应该说导致人类社会灾难的,不是乌托邦,而是专制。

    正是因为还有许多知识分子看到了这一点,在西方社会,才形成了对乌托邦的全面分析,而不是全面厌恶和全盘否定。反观中国,在“务实”的情绪下,滋长了厌恶任何理想的普遍心态。别的不说,就建筑领域而言,我们很少能找到一位理想主义城市规划师和建筑师。建筑师、规划师跟着眼前利益的指挥棒转,说这是市场经济,房地产商们则津津乐道于寻租权力与获取最大利润,说这是商品经济。统统误解了市场经济、也误解了理想主义与自由。

    乌托邦能激发人们包括建筑师与城市规划师的想象力,加强人类在未来城市中生活更幸福的渴望,也能促使人类作好准备,以面对现实,应付种种不测。

    二战之后,有些建筑师继承着霍华德、柯布西埃的理想精神,探索人类巨型城市的构想。这种构想,不仅仅是征服新大陆、登上月球、窥视宇宙的欧美人有,日本人丹下健三、黑川纪章也作过这种理论性的模型,珠海开发某一岛屿还曾请黑川纪章作过大胆畅想型规划设计。可是很少有中国建筑师或规划师去作这种关于人类未来城市的设想。

    乌托邦与桃花源

    早在19世纪末,在欧洲还出现过另一种与现代化并不一致的乌托邦思想,以英国诗人和工艺大师威廉·莫里斯为代表,反对将世界视为一个大工厂,他写一本《乌有乡消息》,描述未来的英格兰,是一个没有工厂、没有政府和货币的世界,那里是一个手工艺匠人的国家。人们欢欢喜喜地制作各种美丽的工艺品,所谓节日则是在收获时节沿江泛舟到田里去收割。在那里,那些“曾经是制造业中心的庞大的阴暗场所”已经消失,随着劳动目的的改变,人类环境发生了生态学意义上的巨变。

    某种意义上,这就是1970年代出现的生态乌托邦及1992年以来可持续发展理论的前兆。当然这两者之间有不少差距,从中可见强烈的乌托邦传统,对西方社会的有效刺激。

    反观我们的桃花源理想,主要是对那些仕途失意的人说的,一旦仕途得意,哪个中国人会去作不切实际的乌托邦幻想?如果康有为早早及第,早居侯门,他会有“公车上书”、写《大同书》的壮举吗?

    可是托马斯·莫尔是在作英国大法官时写《乌托邦》的,而且因为坚持自己的理想而被国王享利九世杀了头。这就是所谓都铎王朝发生的事情。如今房地产界做着欧陆洲风格中的都铎风格别墅时,想得起这样一位抛官弃爵、为理想殉身的大法官吗?

    为理想和理想的社区而努力

    我以乌托邦的名义向诸位推荐另一本书——《公有社会:生活资料和生活方式》,保罗和珀西瓦尔·古德曼合著。他们是兄弟俩,一个是诗人,一个是建筑师,他们是在二战期间编成此书的,目的就是为了“战后的重建”。城市史学家和哲学家刘易斯·芒福德称此书是唯一一本对建设城市的艺术提出现代观念的著作。它论述了任何城市规划者必须赖以为基础的重要的价值观念和目标,无论是政治的还是道德的。

    他们阐述了一个重要的观念:“社区规划不是街道和房屋布局的问题,而应该将其视为人类活动的外部形态。”

    我看过一个广告,标榜所谓迈阿密海滨风情居住,还有宽频、靠近沃尔玛等重要卖点。一个广告当然不能尽述住宅区生活的所有要素。我只希望,广告不过是广告,开发商要做的,就是按照居住者健康快乐生活所需来配置建筑与设施,以及周到的服务。

    建筑与城市的乌托邦,当然不是指整体上趋向于完整形态的那类建筑或城市,比如国家大剧院或什么仿古一条街之类。当代乌托邦,仍然是要面对当今城市和建筑问题,作出关于未来的大胆构想与探索。

    说来说去,真正的乌托邦是属于知识分子的。民主社会的总统将个人的乌托邦写在回忆录里,只有专制皇帝才会把自己的权术当作实现其乌托邦的手段,或者反过来把所谓乌托邦当作巩固自己权力的手段。

    要提醒大家的是要将基于自由的理想主义与基于道德的理想主义分开来。在阐述关于自由与智慧的城市建筑乌托邦,带着理想、面对当今的问题、发挥想像力、构想未来美好生活的时候,可以设计种种乌托邦模式,但绝不否认人类的自由价值。(二之二)
 
    声明:中国建筑艺术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代表推荐其学术观点,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建筑艺术网所有,其他媒体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对于未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建筑艺术网联系。
现有评论 0条
最新相关文章
·环型公寓是不是乌托邦[2005.10.31]
·乌托邦:住的艺术与东方建筑完美结合[2005.6.6]
·纸 上 建 筑[2005.6.6]
·城市中国,一个新的“乌托邦”[2005.5.31]
·城市的乌托邦理想[2005.5.31]
·建筑与艺术乌托邦[2005.5.30]
·文学、建筑空间和乌托邦[2005.5.30]
·东方建筑与乌托邦[2005.5.30]
·超越“建筑乌托邦”[2005.5.30]
·园林乌托邦--主流意识形态与价值体系的突围表演[2005.5.30]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合作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手机:13910429182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11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