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在达姆广场散步
http://www.aaart.com.cn/cn/estate 2005-10-19 13:50:43 来源:旅游网 作者:刘继明


      

欧洲的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广场,且大多与教堂、市政厅或者某个著名的宗教人物,以及重大的历史事件联系在一起,如法兰克福的罗马广场、萨尔斯堡的莫扎特广场、维也纳的英雄广场和玛利亚广场、威尼斯的圣马可广场、罗马的圣彼得广场和威尼斯广场、巴黎的协和广场、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大广场等等。

位于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达姆广场也不例外。“达姆”在荷兰语中意为水坝,这大概与荷兰的大部分土地处于海平面以下,素有构筑水坝抵御海水的传统有关。大约七八百年以前,达姆广场是一座集贸市场,后来渐渐发展成了阿姆斯特丹市中心最大的广场。广场正面坐落着富丽堂皇、具有巴洛克和文艺复兴时期建筑风格的荷兰王宫,是十七世纪著名的建筑师范坎本设计的。王宫左侧是荷兰女王参加重大宗教活动和加冕仪式的新教堂,典型的哥特式风格;广场右侧是杜萨夫人蜡像馆,广场南面矗立着一座为纪念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牺牲者而建的战争慰灵碑。从广场中间横穿而过的是阿姆斯特丹最热闹的卡尔弗大街。大街上树木掩映、车水马龙,其繁华程度一点也不亚于北京的长安街或王府井大街。

达姆广场上人很多,但一点儿也不显得拥挤和嘈杂。广场上散步的人不绝如缕。新教堂门口悬挂着一条横幅,人头攒动,正在举办“摩洛哥艺术节”,几辆马车缓慢从教堂那边驶过来,马蹄富有节奏地踏行在碎砖铺就的地面上,马脖上发出的铃铛声,犹如弹奏一首悦耳的钢琴曲。马车夫身穿荷兰的传统服装,目不斜视地昂首端坐在马车上,仿佛一位穿越时空隧道、来自十八或十九世纪的不速之客。在欧洲的许多城市,都有类似的观光马车。它们同保存完好的建筑物融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幅幅古风犹存的欧洲风情画,但往往价格不菲,坐一次得花一二百欧元,让一般的游客望而却步。曾经在科隆大教堂和威尼斯广场等地见过的卖艺人,在达姆广场上也随处可见。他们有的装扮成贵妇人或绅士,有的装扮成莎士比亚戏剧或格林童话中的人物。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对青年男女,两人衣衫褴褛,头戴面具,胳膊下夹着扫帚,看上去像吉普赛流浪者或扫街人,大概也是出于某个艺术作品或民间传说中的人物吧,其装扮的活泼和诙谐吸引了许多游客,不少人尤其是孩子纷纷上去同他们合影,他们面前装钱币的盘子上也就叮当声不断。对于这类广场卖艺人,同伴们以“乞丐”相称,与国内那些沿街乞讨者相提并论,但我从他们那种矜持敬业和富有教养的做派,却宁愿称他们为艺人或“行为艺术家”。

广场中央传来的一阵喧哗声吸引了我的目光。不远处,一个独轮车表演者被人们围得水泄不通。我也挤了进去。表演者招徕看客的套路跟国内经常可以见到的那种街头杂耍差不多,他操的是英语,说话的频率极快,像中国的相声演员那样,欲说还休、欲擒故纵,用各种噱头吊人们的胃口,制造出各种惊险和滑稽的动作;而且,他的表演才能的确很高超,比起专业的杂技和喜剧演员也毫不逊色,还不时用糖果和巧克力奖赏那些参与节目的孩子们。我看见围观者中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被吸引住了,不时发出开心的大笑。

我挤出人群,穿过将达姆广场分成两半的卡尔弗大街,向广场南段走去。那座著名的战争慰灵碑就矗立在那儿。碑并不高,全身都是乳白色的,同广场四周古典风格的建筑群相比,凸显出鲜明的现代风格。碑正面的浮雕由一位美丽的女性和一个孩子、一只鸽子组合而成,上方是一组戴着脚镣手铐的男子的群雕,他们张大嘴巴,脸上浮现出痛苦与渴望自由和平的表情。每年5月4日和5日,是荷兰的全国性节日,荷兰女王都要亲临这儿参加荷兰沦陷和解放的纪念活动。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和中国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我围着纪念碑默默绕行了一周,在碑前的台阶上坐下来,点燃一根烟。几只灰褐色的鸽子在台阶上栖息着,对身边的游人视而不见,那副怡然自得的神态真让人怦然心动。我再次穿过卡尔弗大街,回到达姆广场北段。观看独轮车表演的人群已经消散,广场上一下子空旷了许多。广场边的石凳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满了小憩的游客。一阵低沉的音乐声忽然从某个地方发出来。循着音乐望去,我看见一个中年男子站立在广场边的空地上,托着小提琴,在演奏一首乐曲。中年男子是亚裔人。他头发蓬乱,穿着一件皱巴巴的黑色西服,像个落魄潦倒的流浪艺术家,说不定是个中国人也未可知。这种推测显然比较符合他目前的境况,否则他也不会在达姆广场靠拉小提琴谋生吧?

乐曲悠扬舒缓,恍若来自遥远的森林,是《维也纳森林的故事》吗?我对音乐所知甚少,但我能从那低缓的旋律中感受到一种淡淡的忧郁,我想起在多瑙河边,有人纳闷,约翰·施特劳斯为什么将流淌着碧绿色河水的多瑙河取名《蓝色多瑙河》?“你们看维也纳是不是一座忧郁的城市?”导游说,“其实,蓝色就是‘忧郁’的另译……”

是的,忧郁。此时,我不仅从中年男子演奏的音乐中体味到了这种气息,我甚至觉得,这种气息不仅仅流动在音乐里,而且融汇在干爽洁净的空气当中。在欧洲的许多地方,包括阿姆斯特丹郊外的运河边,以及我所熟悉的梵高作品里,我都似曾嗅到过这股气息,这是一种属于欧洲或者以风车和郁金香著称的荷兰的气息;此刻,也同样浮现在那位不知姓名的拉小提琴者有点忧伤的脸上。

石凳上的游客们静静地聆听着。从他们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但我知道他们在认真倾听。在巴黎和维也纳,我曾经领略过欧洲人酷爱音乐的习惯。而在瑞士的琉森湖畔作短暂逗留时,我还在突如其来的大雨中,混杂在一群瑞士人中间,欣赏过一场免费的露天音乐会节目排练呢。

这时,有人起身离开石凳,离开了广场;又有人从广场上走过来,悄悄坐下,像某部无声电影中的人物;而小提琴声则变成了必不可少的背景音乐,使整个达姆广场氤氲出一种空旷和辽远的意境。我想,这应该是我在达姆广场上看到的最难忘的情景,她与我匆匆经过的欧洲其它城市广场,在记忆中异常鲜明地区别开来。

 
    声明:中国建筑艺术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代表推荐其学术观点,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建筑艺术网所有,其他媒体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对于未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建筑艺术网联系。
现有评论 0条
最新相关文章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合作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手机:13910429182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11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