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建筑与乌托邦
http://www.aaart.com.cn/cn/estate 2005-5-30 13:50:13 来源:搜房论坛 作者:杜猛



      乌托邦在中国,其智力形态表现为理想,从政治、制度和道德角度看是空想,在日常生活中,它呈现为梦想。 消费时代令一切高深的理论“还俗”,这是没办法的事,而这个“还俗”的过程因其直接介入操作层面,而显得更为扎实,更为有价值,从而更为“深刻”。

  房地产业把理想、空想和梦想一锅煮。房地产老板从政治、制度和道德角度虚构自己的房地产帝国;设计师们则在图纸上展现其智力形态的理想;而消费者们对居住充满梦想。

  市场经济的一个好处,就是当房地产老板沉缅于个人的帝国空想时,大众是不予理睬的,而设计师纯粹展示个人理想也无济于事,所以,一定要经市场检验,即针对消费者梦想的耳朵说话,大众才有反应。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似乎看不到乌托邦的种种形态的坏处。

  乌托邦:从空想到试验

  乌托邦理论可以带有普遍、抽象的特征,甚至在理论上唱道德高调也未尝不可,然而付诸实践则必须在小范围内作社区实验。这是从乌托邦之本义——不存在的地方,到现实之间的一条害处最小、益处可能最大的途径。中国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就因为其规模浩大、强制求同而造成了悲剧。

  16世纪的托马斯·莫尔描述的乌托邦国家是这样的:那里的建筑很好、而且整齐划一,街道都是20英尺宽;房屋后面都有花园,每幢房屋都有临街的前门和通花园的后门;居民没有财产,每个人都可以随意进入任何一幢房屋;他们通过抽签调换房子,但至少要相隔十年。

  托马斯·莫尔是针对当时的英国城市生活中充满贫穷与不公正的现状而开的善意处方。今天我们感觉到了它的恐怖。尤其是“每个人都可以随意进入任何一幢房屋”以及“通过抽签调换房子”之类生活方式。如今,私有财产不许侵犯已经成为无论是私有制还是公有制国家公民的共识。甚至,在我国随着房地产业的发展,私人房屋可以用于抵押贷款、可以继承与转让也逐渐得到人们的认同。当然,抽签也还是有的,福利房、微利房分配实际上还有抽签决定的痕迹。

  美国一直是形形色色乌托邦社区生活的试验地,这一点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无法与之相比。无论是长期在此生活的美国人,还是新近迁来的移民,都有人投身于这种乌托邦社区,它们绝大部分位于乡间,但也有设在城镇中的。

  第一批社区出现于向西部扩展的时期,一直延续到1860年代。当时绝大多数组织的领导人都来自欧洲,他们像古代的先知一样,希望创造出一代新人。威尔士慈善家、社会主义者和原来的工厂主罗伯特·欧文在印第安纳州创办了“新和谐”社区,作为未来人类社区的样板和普遍推广的模式。

  第二个高潮出现于一个世纪之后,大致是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绝大多数新社区的主张都比它们的先行者要温和。它们企图消除城市生活、技术统治论和国家干预所带来的紧张因素,竭力与心理、经济和政治上的不安全感作斗争。这些可分为城市集团、合作社和公社的社区规模、格局各不相同,而且寿命很短,往往尚未具体分类便已解体。

  从历史来看,较早时期的乌托邦城市的理想,大抵有以下共同特点:生活单纯(也就是单调)、纪律严明(以酷刑维持)、生产资料公有。生活单调、纪律严明,是难以令人忍受的,然而生产资料公有,似可以作为一种理想设计而存在。

  随着社会的进步,后期的乌托邦则倾向于坚持自由传统,摈弃专制极权的形式。在市场经济与充分实现自由的情况下,公有制理想也是可以在局部通过自由选择而存在,比如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福利制度,实际上就是实现着空想社会主义的一些原则。

  意识形态乌托邦与形式乌托邦

  乌托邦城市,当它仅仅作为乌托邦或者通过自由选择而实施时,其观念是不应该让人厌恶的。然而乌托邦城市规划引起20世纪人们厌恶的,还有其几何上的特性。

  城市形态呈几何图形和对称布局,是柏拉图《理想国》、周公《周易》的遗产,在自古以来的乌托邦理论体系中一再出现。这一方面是由于防卫与安全需要,古代中国、古希腊、古罗马和西方中世纪的城市,全部都是森严壁垒、形态严整;而另一方面,所有乌托邦规划都被经济学家们当作“模式”、社会学家称作理想形态而在理论上加以阐述,却与实际的城市有巨大差距。

  如果全体城市居民投票表决,认为建设有中轴线、形成壮丽无比的城市景观、布置对称的办公楼与住宅区更符合众人的心愿,那么不妨建对称式城市。然而,如果是城市行政长官按照个人的理想与审美情趣来建设几何形态明确的城市,就会导致对大众的剥夺。

   所以,在当代对乌托邦城市的反思,一定要将意识形态乌托邦和城市形式乌托邦分开来。而在意识形态乌托邦内,又要将个人空想与对群体的强制两种不同样式分开来。

  换句话说,我们不能一概反对城市形式乌托邦,也不能一概反对意识形态乌托邦,而应该反对专制的意识形态。至于完善的城市形式,历史上确实伴随着专制而存在过,但是,我们没有充分的理由来否定这一点:在建筑、城市与社会生活各领域,在保证自由的前提下,理想的城市形态与社区是可能存在的。
 
    声明:中国建筑艺术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代表推荐其学术观点,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建筑艺术网所有,其他媒体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对于未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建筑艺术网联系。
现有评论 0条
最新相关文章
·环型公寓是不是乌托邦[2005.10.31]
·再论“建筑与乌托邦”[2005.7.7]
·乌托邦:住的艺术与东方建筑完美结合[2005.6.6]
·纸 上 建 筑[2005.6.6]
·城市中国,一个新的“乌托邦”[2005.5.31]
·城市的乌托邦理想[2005.5.31]
·建筑与艺术乌托邦[2005.5.30]
·文学、建筑空间和乌托邦[2005.5.30]
·超越“建筑乌托邦”[2005.5.30]
·园林乌托邦--主流意识形态与价值体系的突围表演[2005.5.30]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合作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11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