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纸 上 建 筑
http://www.aaart.com.cn/cn/estate 2005-6-6 15:43:40 来源: 作者:翟永明


      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纸是一个与我们密不可分的东西 。纸意味着我们的思考最终落在实处并得以藉此传达给他人 ,也意味着我们那凌乱的思绪或是由墨水或是由油墨,将变 成清晰的符号提供给阅读者。而建筑,从一个普通人的角度 来看,无非是些水泥、混凝士、钢筋的四方盒子,它与我们 密不可分之处仅在于质量、安全和提供给我们的温暖。从小 我们就知道“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开颜”。这 就是我们对建筑最基本也是最高的期待。至于纸科建筑之间 我们却从未感到有何关联,只是在最近的阅读中,我才注意 到它们之间一种意味深长的联系。

  在我经常的浏览中,我发现除了那些已经得到承认和付诸实现的建筑外,还有一类先锋设计师的作品,虽然仍称之 为建筑,但它们却仅仅是纸上的草图,或者是永远的草图。 对于他们的主人来说,实验永远是最激动人心的。纸上的建 筑能把这种实验的可能延伸到极限。我看建筑的最大乐趣正 好与这些先锋实验作品中的冒险精神相吻合,对于建筑外人 士来说,所关注的毕竟只是建筑思想所体现出的风格、技艺 和其中变幻莫测的景象。

  第一次看到的纸上建筑也是我的朋友刘家琨的第一个作 品,那是1982年他刚从重庆建筑学院毕业后参加的一个 日本雕塑博物馆的竞赛设计。当时的他正是年轻气盛之辈, 颇有点“遥想公谨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的气概。 他把自己的才气、野心、激情和诗人的想象力都贯注到这个 作品中了。

  这个建筑的独特和大胆之处在于他把整个博物馆设计在 一个海滩上,当潮水上涨时,博物馆就沉到了海底,人们可 从博物馆内观望海下世界,而当潮水退去时,博物馆浮出水 面,这时,散布在海滩上与之对应的通往博物馆的石蹬、石 拄就与博物馆一道成为一组被潮水和历史冲刷过的现代遗迹 。

  俯看这个建筑,我们似乎可以看到邀游在刘家琨脑海中的设计思路,他不是将时间推向未来,相反,他是将未来拉 至现在。他仿佛是预先为我们设计出现代文明必将坍塌的未 来的废墟,并通过时间的潮起潮落,使我们聆听来自未来的 回声。建筑师通过他的草图和构思表达出的正是人类对现代 文明的审视和反思。从俯视图上看、正方体的构筑带有凝重 的力量,而推至远处的左上角有意破坏了这一平衡(那是一个可供观摩的展示厅,由一个水下通道与博物馆相接),使 得这一视觉上的表演隐隐带有一点解构的意味。图纸左上角 的几行提示文字实际上是几行诗,是由建筑师本人撰写的。 我只记得其中有一句“潮水是呼吸”,这句诗正是刘家琨这 个设计的美学注脚,博物馆的前方有一平台,当潮水上涨时 ,水沿着海滩的确如呼吸般舒缓地漫过平台。

  图纸右上角的二帧小图表明他的思路来自两个方面:金字搭最终的颓倒、大都会的衰落,而他把自己的建筑置于这 一理念之上。我不必谈及那些内部的布局和细节的处理,因 为那不是一个外行所能完全体会的,我只想淡到我第一次看到这张图纸时它所带给我的惊讶和震撼,那一瞬间我才真正 体会到“建筑”二字所包含的海阔天空的含义,它远不是我 从前所理解的灰色混凝土四方盒子的概念。

  遗憾的是这个富有创意的作品由于当时海关的官僚作风 和海外邮路的闭塞未能及时赶上竞赛日期,时至今日它仍然只是一个被遗忘的纸上建筑。刘家琨后来又设计了许多付诸 实施和为他带来名声的建筑,而在我看来,那个集中了他的 青春情结、蕴含了他的全部激情的早期作品仍然具有生命力 。

  差不多10年以后,我应一位朋友的邀请参加在上海举行的“新建筑空间研讨会”,在与会议同时举行的一个建筑 展览会上,我看到一个年轻的建筑师的作品,他也是刚从学 校毕业不久,使我吃惊的是:比我小了整整一代的朱涛比他的实际年龄成熟得多,在与他的交谈中,我发现他不仅仅关 注建筑,他对文学、诗歌、绘画的关注和了解远远超过了他的同龄人,而且在这几个领域里都可称为卓识不凡,确确实 实让我领会了“后生可畏”的含义。

  比起10年前的校友而言,他的设计更富有想象力,也更具有乌托邦气质,对于朱涛来说,似乎建筑的功能已不能与形式对应,似乎建筑的语言与实际的事物无关。他只是通 过建筑的语言来表达自身,朱涛的建筑语言总是带有寓言性 质,无法用常规阅读来理解,我记得他参展的一个设计是以 大学学生宿舍为思路的,那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想象的建筑, 带有一个初出茅庐者的稚嫩痕迹,但又才气横溢,充满了奇 思遐想,在那个带有现代童话性质的乌托邦世界里,上下两 层的街道是参照学生宿舍上下铺的想法,公共汽车被设计为 一把锁的形状,我们在学生宿舍里所常见的凌乱的部份-- 那些乱七八糟堆放的书籍、被盖、用具在图中都成为城市的 各个实体,每个细部设计都与宿舍里的事物有关。看得出来 他是在尝试一种想象力的训练。

  时间已过去多年,我已记不得它的细节,我只记得它带 给我的新鲜感受和对建筑的新的理解。当我回忆起那个设计 时,我甚至并不认为它仅仅是一个建筑设计,它也是一幅图 画,也是一首诗。也许在朱涛的心目中,这三者的区别的确 是模糊的,或者说他正是要将这三者结合到一起。在他告诉 我他曾经想把我的长诗《静安庄》设计成一个建筑时,我猜 他已对建筑的实施毫不关心,而他关注的建筑语言也已远离 原有的意义,他所感兴趣的是在传统形式后面的建筑的其他 特性。也就是说,他自己选择了纸上建筑。

  但是与他的上一代校友不同的是:朱涛与他的同龄人对 建筑的态度是调侃的、带有游戏心理的,也是随心所欲的, 他们并不把文化、传统、历史等形而上的意识灌注到建筑观 念中,也不会背负人类文明的重压来表达建筑中人性的关注 ,他们只是从内心出发,从个人身边的日常生活和琐屑事物 中寻找自己的形式和方法,不是从金字塔、而是从自己身边 的锁或床或蚊帐中寻找感性的语言,各种杂乱无条理的东西 都可被注入建筑中。

  一个年轻的建筑师曾说:上一代“是认真的,斗争的; 而我们这一代则不是认真的,带有一半是游戏的轻松愉快, 不是斗争,而是轻快的桃逗。”两代人不同的思考方式并不 仅仅存在于建筑领域,对文学而言也是如此,年轻一代轻松 随便地投身于一种新的挑战,一种更按近“后现代”实质的 态度。在中国,这种挑战更带有唐·吉诃德式的悲剧含义。 我不知道这些年里在这个务实和从未将建筑作为艺术、从未 将建筑师当作艺术家的国度里,朱涛的这个选择是否将他自 己逼到一个困难的境地,也不知道在建筑界是否会有人对他 的建筑思想加以肯定,但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却非常喜爱 他的作品。

  除了我的朋友的作品以外,其余的建筑师尤其是国外建 筑师的作品我都是通过杂志认识的,在一次偶然的浏览中, 使我注意到一位奇思怪想的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人 们常说建筑这个行业没有女人,但哈迪德却是一个奇迹。我 不知道建筑界对她的成就如何看待,但我看来,她的天赋和 创意绝不亚于任何男人。

  在她设计中少有的得以实施的例子中,我尤其欣赏她为 德国维特权消防站设计的方案,在这个极富冒险精神的建筑 中,哈迪德比任何一个大胆的男人表现得更为大胆:没有一 面墙是垂直的,每个墙角都是锐角,整个建筑物向各个部份 倾斜,门、窗、楼梯扶手、梁,都失去了原有的形状,几乎 没有一条线是直的。从正视图上看,那斜向天空的主体部份 似乎摇摇欲坠,又像一艘欲沉的船竭力向上挣扎的船头。而 从后正视图看,屋顶外面的平台向内倾斜,却从中心给予整 个建筑以稳定感,我想哈迪德应该感谢维特位给予了她这次 机会,使她得以证明她那些不被人理解的作品在实践中是可 行的。

  除此之外,哈迪德尚有许多末付诸实现的纸上建筑,在 那些更为抽象、也更为自由的空间里,她把解构建筑的思想 发挥得更为淋漓尽致。我曾经看过她的一张设计图,以黑暗 为重色的图中,门和窗似乎都独立出来了,平面和线条似乎 都在空中飞行。这个黑头发的伊拉克女人似乎根本不是为地 球上的建筑而设计,她的设计思想和建筑精神都冲破了地心 吸力而进入了第三维空间,使得她的大部份作品仿佛是为下 一个世纪所设计,注定成为纸上的建筑。

  另一个无与伦比的纸上杰作是被称为“当代肆无忌惮” 的建筑艺术家丹尼尔·利贝斯金德为德国一次主要城区设计 竞赛所作的模型和方案。这个“不寻常建筑体”是一座45 0米长、10米宽、20米高的类似一个跷板的支承系统, 以6°角沿着一条大街升起。它仿佛是从土地的内部生长出 来的,又好像是穿过整个城市的一道横梁,傲视全城。它参 照的是地铁轨迹,从地下冒出来而又成为贯穿全城的高染轨 道。我不是建筑师,不能完全看懂他那错综复杂的内部设计 和毫无规则的路线和构思,但是我看懂了他那天才的想象, 他不可言喻的风格,他勇于摆脱传统建筑中和谐、统一的固 有观点,而公然以一种破坏性的姿态在不和谐中寻求完美, 他天马行空、绝不妥协的想象力是宁肯牺牲任何实施计划的 。虽然这一次他考虑了很大的使用性,以确保从地面上升的 可行性,但它仍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但的确又是最值得去做的 事。是否使它摆脱纸上建筑的命运,有赖于工程师结构预算 和估价依据,而我们,沿着他的草图进入其思想线索和其开 放的构思,沿着他的构思作一次精神上想象的旅游,则会感 到其乐无穷。尤其是如果我们沿着他那条被有些人视为不合 理的昂贵的杠杆追踪-个阿基米德似的支点,我们甚至会发 现:只要给他这样一个支点,利贝斯金德就能够把一个乌托 邦城市支撑起来。

  最让我惊讶的一个设计是参加一次国际建筑竞赛的方案 ,说它是方案,实际上只是一帧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孕妇即 将临盆的腹部,这不禁使我百思不得其解,但从说明文字上 看,它的的确确是一个方案,而且还因此得了奖。后来才听 朋友说,建筑师的这个设计题目为:人类最初的居所!他之 所以获奖正因为他这个最简洁的方案表达了最探层的含义。 当然,他的设计已经是观念建筑的范畴了,它所带给我们的 是关于建筑的多重提示。我不禁为国外建筑师开放的思想和 无拘无束的想象力叫绝,比较起来,中国建筑师的思想仍然 拘束了些。

  进入90年代以后,我所喜爱的解构建筑似乎已经过时 ,新的“主义”还会带来建筑的新的语言和理念,但这一切 都不是我所关心的,作为一个爱好者,我所关心的只是一个 陌生的艺术领域里所发生的与我所从事的写作非常接近的东 西,从那些文本里,我能够获得的乐趣和对写作有益的部份 毕竟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常常遗憾的是在阅读中享用了那么多精典建筑,生活 中却每天必须走在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的伪建筑的旁边, 在我居住的城市里则集中表现了中国人的尖顶情结--满足 来自幼年的童话梦想,结果是几乎每一幢新修的大楼不论其 主体部份如何,屋顶百分之百都要嵌上一个欧式尖顶,正如 北京的大部份建筑顶上要嵌上一个琉璃瓦的飞檐一样。真是 令人沮丧的事情。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业主(或称为甲方) 的素质决定了建筑的品味,在中国尤其如此,何况还有那么 多硬充内行的层层领导。有想法的中国建筑师除了绝望地等 待甲方们的欣赏水准和自身素质的提高之外.唯一能作的事 看来也就只有在他们的内心和他们那2平方米的绘图桌上- -那纸上的建筑。
 
    声明:中国建筑艺术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代表推荐其学术观点,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建筑艺术网所有,其他媒体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对于未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建筑艺术网联系。
现有评论 0条
最新相关文章
·环型公寓是不是乌托邦[2005.10.31]
·再论“建筑与乌托邦”[2005.7.7]
·乌托邦:住的艺术与东方建筑完美结合[2005.6.6]
·城市中国,一个新的“乌托邦”[2005.5.31]
·城市的乌托邦理想[2005.5.31]
·建筑与艺术乌托邦[2005.5.30]
·文学、建筑空间和乌托邦[2005.5.30]
·东方建筑与乌托邦[2005.5.30]
·超越“建筑乌托邦”[2005.5.30]
·园林乌托邦--主流意识形态与价值体系的突围表演[2005.5.30]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合作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11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