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动交流  设计动态 历史建筑 生态环境 学术教育 地产文化 建筑欣赏
  企业聚焦  人物追踪 城市规划  政策法规 人才资质
 中国建筑艺术网 -> 行业动态 -> 学术教育
南大教授开建筑风水班引发激辩
http://news.aaart.com.cn   2005-9-12 9:44:44  宫靖  新京报


设于南京某酒店15楼的“风水班”招生办公室。9月8日办班者将门上的“南京大学易学研究所”字样抠掉。记者宫靖摄
    中国建筑艺术网讯: 核心提示

  国际在线报道 一直被视为迷信的“风水”,将在国内首开培训班,此消息一出,立即成为传媒焦点。

  记者求证时发现,南京大学立即否认此事与校方有关,称有教授参与办班“纯系个人行为”。

  “风水班”事件之前,国内学界已就风水展开激烈争论,支持者认为风水学说并非迷信,其对中国古建筑有重大影响,而反对者称,风水说并非科学,从商业化角度加以宣扬尤为有害。

  9月10日上午,南京玄武湖公园大门东进百米处的山坡上,少有人声,一块上刻“郭璞僊墩”四字的大石孤立亭内。

  一个月后,“建筑风水文化培训班”的所有学员将专程来此参观。这个正在招生的培训班被称为国内首个“风水班”。

  大石所在是东晋人郭璞的衣冠冢。因他的《葬书》对风水下了最早的定义,被历代风水师尊为“祖师”。

  9月初,中国建筑文化中心与南京大学易学研究所欲办“风水班”的消息在全国传开,一时成为争议焦点。这一切,都缘于“风水”二字。

  风水理论在中国历经几千年历史,1949年后在内地不禁而止,《辞海》中“风水”词条直接解释为“一种迷信”。在“风水班”事件前不久,国内学界就爆发了一场关于风水到底是国粹还是迷信的争论。

  争论的两端都是学界人物。持迷信说者包括我国科普作家陶世龙、清华大学建筑系教授陈志华等,持国粹说一端则有北京大学教授于希贤、北京建工学院教授韩增禄等。

  “风水班”突然遇挫

  “事情有了很大的变化,我现在思维有些乱了,不能接受你的采访。”9月8日上午,68岁的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导李书有对记者说。

  他另外的身份是南京大学易学研究所所长,世界易经联席会议主席。

  建设部中国建筑文化中心学术研究部研究员徐韶杉告知记者,李书有所说的“事情”发生了变化,就是指合办“风水班”遇挫。

  8月末,中国建筑文化中心与南京大学易学研究所签了委托合同,委托该所代表中心开展“建筑风水文化”认证培训、考核。这是内地首个建筑风水文化培训班。

  9月5日,南京《金陵晚报》率先披露此事,其标题为《“建筑风水”正式登上南大讲坛》。另一篇对李书有的专访题为《南大博导为“风水师”鸣不平》。

  这时,徐韶杉已经受中心委派来到南京。易学研究所已经开始招生。但9月8日上午,南大校方突然对来电咨询的所有学员表态:“南大没有办‘风水班’。”记者9日下午致电南大校长办公室,一位女性工作人员明确告知记者:“媒体上登的南京大学办‘风水班’消息,全是假消息。南京大学自始至终没有参与此事。”谈到合同,该人士说,易学研究所不是独立法人单位,没有权利代表南京大学,而南京大学没有在合同上盖章。

  随后,记者以普通读者身份致电南大哲学系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称,“风水班”的事与哲学系无关,李书有参与办班,“纯系个人行为”。

  中国建筑文化中心工作人员表示,中心领导已知道南大的态度,但由于招生工作已在进行,决定继续在南京开班,所有课程和授课老师都不变。目前正在另觅合适的开班地点。

  “风水现在还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全国的媒体现在都在关注我们这个班,南京大学校方也许感受到了压力。”这位工作人员分析说。

  就在《金陵晚报》刊发“风水班”的消息次日,江苏媒体《扬子晚报》发表评论,质疑“风水班”。

  这篇名为《“风水文化师”且慢进大学》说:“……新中国成立半个多世纪以来,风水一直作为唯心主义、作为迷信受到批判和否定……(风水进大学)真不知道这是在张扬科学还是为迷信张目……”9月7日,《工人日报》发表新闻观察,题为《让人看不懂的“风水”培训》。文章写道:“……作为传播科学知识和人文精神的大学殿堂,尤其应该规避这种带有迷信色彩的东西。所以说,‘风水’培训,还是不搞的好。”同一天,南方日报刊出题为《穿上“名校马甲”风水它还是风水》的评论。国内知名门户网站搜狐开始进行“风水是否迷信的变种”的网上调查。

  8日晚上,徐韶杉黯然将其招生办公室门上的“南京大学易学研究所”字样抠掉。

  “警惕学院派风水大师”

  风水,《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指住宅基地、坟地等的地理形势,如地脉、山水的方向等”。

  今年1月12日,中国科普作家协会顾问、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图书馆原馆长陶世龙,在做客中国城市网时,对天津大学王其亨教授、北京大学于希贤教授、武汉大学唐明邦教授将风

  水视为科学的行为予以公开批评,提出“警惕学院派的风水大师”。

  陶世龙在论坛中称,风水这种“迷信”正在假借科学之名沉渣泛起。“将先人遗骸葬在他所选择的风水宝地里,便可以升官发财,多子多孙。这才是风水追求的目标。”与陶世龙持相近观点的还有清华大学教授陈志华。

  此前,他曾发表文章认为,风水之说绝对不是什么科学,而是阻碍中国人去发展科学的祸害。

  陈志华说,现在在农村经常看到这种事情,两家人为了争建筑的风水打了起来,一打就是好几代,这就是愚昧,是民族的悲哀。它妨碍了真正的科学,混淆了研究的方向,另外还使一些骗子大发其财。

  对这些观点,研究中国古代风水20多年的于希贤说,在他上世纪80年代决心研究风水起,就有许多人劝阻:“风水是迷信,你怎么搞那个东西?”在于希贤的记忆中,风水背上这一“骂名”始于上世纪20年代,当时西方建筑理念传向中国,不少学界人士提出禁止看风水,北洋政府采纳了建议。

  解放以后,官方虽然从未明令禁止,但在特殊的政治环境下,风水不禁而止。编于上世纪50年代的《辞海》,对风水的解释就称:“亦称‘堪舆’,中国的一种迷信。”直至上世纪80年代,内地一些学界人士重拾风水研究。但这些研究,一直伴随着各种争论。

  于希贤说,据他考证,6500年前的仰韶文化中,就能找到风水的影子。在他看来,风水的基础理论与中医、兵法、武术、茶道、棋艺一样,是我国的阴阳五行学说,《易经》是其重要基础著作。

  “风水和中医具有很大可比性”,于希贤认为,它们都是在古代中国生产实践中产生,流传方式相同,都是祖传或师徒方式传承。同时,特殊的传承方式也使它们流派众多,也有过不规范的阶段。

  于希贤说,风水在发展至汉以后,被加入了生辰八字、命理等一些无稽之谈的东西,还发展了阴宅风水,迷信成分进一步加大。这和中医也是一样的,中医也曾出现诸如“用一对原配蟋蟀做药引子”、“人血馒头做药引子”等迷信色彩。

  但中医和风水的最终命运却有差别,中医在解放后得到大力发展,各种中医学院得以兴起,最终快速剔除糟粕成为世界医学重要组成部分。而由于风水只能在民间暗暗流传,至今仍是精华与糟粕并存,科学与迷信混同,因此时时被人称为迷信。

  于希贤认为,风水被视为迷信的另一原因是,从业人员鱼龙混杂。“现在民间到处是一知半解的假风水先生,除了小部分是家传外,大多数地下风水师靠招摇撞骗为生。一提风水,人家就想到这些人。这种情况下,要让人们不把风水当成迷信,那倒真是难了。”

  “古建筑绕不开风水”

  “我想问问那些说风水是迷信的人,在西方建筑理念传入中国前,中国的哪一座城市,哪一个村庄,哪一个城镇不是靠风水选址?”于希贤说,风水的本质是中国古代建筑选址、规划的一种经验性文化,其精华也在于此。

  风水古称堪舆、地理、青乌等,他认为,就像炼丹术是我国化学的起源、占卜术是我国天文学的起源一样,风水学成了我国地理学的前身。

  据他介绍,风水选址要“藏风聚气”,故讲究山清水秀、山环水抱,强调天人合一,即人与自然、人与人,自然与自然的和谐。流派之一峦头派讲究“辨方位,测山岗,察阴阳,观流水”,“这即使用现在建筑选址的科学来检测,也是完全符合的”“作为一个建筑学者,发现中国古建筑绕不开风水。”北京建工学院城市建设研究所教授韩增禄说,这正是他涉足风水研究的动因。

  他将中国古建筑文化内涵总结为四个字“建筑易学”,而“建筑易学”的核心内容又是建筑风水。

  同样研究《周易》与风水的南京大学李书有教授在其文章中写道:“现存有名的古村镇,如皖南徽州的西递、宏村,浙江金华兰溪的八卦奇村等,都是依风水原理选址、营造的,成为人们旅游观光的景区,也是人们了解中国古代风水的样板。”作为一个城市规划学者,韩增禄毫不掩饰自己对古中国那个风水世界的向往。

  “风水讲究城市整体布局,整体协调,强调建筑之间的合理间距,强调人住在其中要舒适自在。这都是现代建筑最缺乏的东西。”在68岁的韩增禄看来,自上个世纪西方建筑理念传入中国后,中国的城市建设者们一下子从过去对古建筑的自傲跌入自卑,基本上丢掉了我们自己的风水建筑,全盘接受了另一个思想体系的西方建筑。

  韩增禄说,“现在,我们城市中的楼房比高比大,出现了严重的‘千城一面’现象,看了一个城市等于看了全国的。

  外国人现在来到中国,能看到什么中国的建筑?“于希贤也认为,风水研究在中国现代建筑中非常匮乏,他由此提出,现代的城市规划工作者和建筑师学一些风水知识,对城市建设极有好处。

  对这种观点,清华大学教授陈志华并不同意,搞乡土建筑,对建筑风水进行科学的分析,是为了解释中国传统建筑上的一些现象,如天坛为什么上面是圆的,底下是方的,故宫的水为什么从西北进,从东南出,这些在建筑风水里都能找到说法。

  但是,“我们研究建筑风水,是当成一种历史现象,而不是当成科学来研究的。”

  国门外的“中国风水热”

  “实际上,风水班进校园早就不稀奇了。”于希贤说,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他就在北大开了风水课,是向全校开放的选修课,每次都有100多名学生来听。北京建工学院韩增禄老师、东南大学物理系的李仕澄老师等人也分别在校内开设了与建筑风水有关的选修课程。

  于希贤说,由于风水仍被视为迷信,还未能实现在国内培养建筑风水的研究生。港、台风水学研究一直没有中断。于希贤就曾赴香港大学和台湾淡水大学讲过风水课。

  而韩国和日本的风水学研究更为兴盛。上世纪70年代,世界上第一个风水学博士学位,被韩国人尹宏基从美国取得。

  日本东京都大学教授渡边欣雄近期则告诉于希贤,日本110所大学开设着风水课。于希贤还告诉记者,从上世纪80年代起,西方欧洲国家已掀起中国风水热。

  中国建筑文化中心门户网站一篇文章显示了这样一则趣闻:“最初,美国人对中国的风水学半信半疑,自从美国地产大亨唐纳川普在纽约兴建川普大厦请风水大师来看风水后,美国各地的办公大楼和住宅,也都会请人来看风水了。川普早些时候要建一座以亚洲人为销售对象的楼时,首次请人看风水,结果卖得很好。”另有媒体报道称,一些美国大学开设了风水课。

  于希贤对10多年前的一件事记忆犹新,他应邀去英国大使馆讲中国文化,去了才知道使馆召集了驻京的38个国家的大使来听讲,“英国大使点题要听的,就是中国的风水文化。”在兼任莫斯科大学教授期间,于希贤还在俄罗斯培养出了一个风水学的研究生。

  商业化的疑问

  媒体此前报道,培训班的合格者将获“建筑风水文化执行官(师)”证书,记者求证时徐韶杉对此否认,称合格者只是由中国建筑文化中心颁发一份“培训合格证书”。

  徐韶杉介绍,截至9日上午,南京和北京两个报名点接到的咨询电话已有数千。来自全国各地的报名者主要有三类,第一类是房地产从业人员,第二类是普通的爱好者,第三类是民间的风水先生。

  准备参加“风水班”的曹先生是南京市高淳县的一位风水先生,他常被附近农民请去看风水。“农村风水市场很大,村民盖房子或者家中连出凶事,总要请风水先生的。”于希贤说,尽管我国劳动职业划分里,是没有风水师的,但实际上,从上世纪80年代起,国内各个地方都开始有了地下风水师。“现在如果加以统计,将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有业内人士向《金陵晚报》记者透露,在南京仅“有点名气、被房地产商奉为上宾的风水师”至少有上百人。南京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风水从业人员告诉记者,南京的楼盘,开建前百分之七八十要请风水师看。

  徐韶杉否认开办首个“风水班”是出于商业目的。他解释,每个学员的收费是5800元,不包食宿,但开班的成本也很高,仅一天的场地费就要五六千元,加上人员工资和10余位知名大学老师的讲课费用,“只能保本”,“这个班重在推广建筑风水文化,而非赚钱。”徐韶杉说,首个“风水班”的开班目的之一,正是聘请多位教授讲授真正的风水学,也能使当前社会上“吃香”的假风水师失去生存空间,伪风水无处容身。

  对于学员是否有商业目的,他认为,这只是建筑风水的一个知识普及班,不能排除有些学员来学习出于各种各样的目的,但这和办班本身没有关系。“就像有人学了武术去打架一样,并不能说开武术班是错的,或者武术不好。”徐韶杉此说并非没有缘由。复旦大学文博系主任、同济大学建筑学博士蔡达峰教授此前曾对媒体表示,在现代社会中,风水术的运用主要已成为一种商业行为。

  “对于风水术,究竟需要如何引导,值得好好思考。风水作为一个研究对象,从民俗学及建筑学的角度均有研究的价值;但倘若是从商业角度来利用,为获取经济利益而加以宣扬是不够负责任的。” □新京报记者 宫靖 南京报道

  声明:中国建筑艺术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代表推荐其学术观点,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建筑艺术网所有,其他媒体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对于未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建筑艺术网联系。
  
 
〖最新相关文章〗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合作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11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