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动交流  设计动态 历史建筑 生态环境 学术教育 地产文化 建筑欣赏
  企业聚焦  人物追踪 城市规划  政策法规 人才资质
 中国建筑艺术网 -> 行业动态 -> 学术教育
景观与园林,殊途能否同归?
http://news.aaart.com.cn   2006-3-14 14:52:45  徐敏  建筑时报

    中国建筑艺术网讯:

对国际Landscape Architecture(LA)中文怎么译是两家争议的导火线,至今,双方仍各执一词地认为自己才是LA在中国的“正统”。对于外来的LA,各国各地有着不同的译名,比如,在日本用“造园”,韩国用“造景”,香港叫“园境”,而早先的国内,业界则习惯将“园林”或“风景园林”与LA等同,直到“景观”一词的出现,景观建筑学、景观规划设计、景观设计、景观学等专业术语的异军突起,由此产生了“园林”与“景观”孰是LA的争论。

景观派:景观是现在时

  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院长俞孔坚博士在说明LA与园林、景观的关系时,作了这样的概括:“LA的过去叫‘园林’或‘风景园林’,现在叫‘景观设计学’,未来是‘土地设计学’”。

  俞孔坚给予“景观”的定义是土地及土地上的空间和物体所构成的综合体,“景观设计学”是关于景观的分析、规划布局、设计、改造、管理、保护和恢复的科学和艺术,它包含两个专业方向,即:景观规划(landscape planning)和景观设计(landscape design)。对此,俞孔坚认为,景观与园林的定义是完全不同的。园林的概念是从古至今约定俗成的,是从苑囿演化而来的一种景观,园林设计是建立在农业时代贵族士大夫闲情逸志基础之上的经验艺术,作为艺术,它很优秀,但不是个科学名词。但“景观”一开始就是被作为科学概念引入中国的,例如景观生态学、地理学等众多学科都将“景观”作为科学概念来定义。虽然早前的造园艺术、农业及园艺技术、风景审美艺术等都是现代意义上的景观设计学的创新与发展的源泉,但景观设计学决不能等同于已有了约定俗成的内涵与外延的造园艺术,或园林艺术,也不能等同于风景园林艺术。园林和风景园林是“贵族化的土地部分”,即大地上的景物和园林部分,这种专业范围的限制显然与中国长期以来土地被各部门瓜分、而专业设置又挂靠和隶属于各个部门有直接关系。景观的概念包含每一寸土地,景观设计关照每一寸土地上的问题,因而它一出生便带着打破部门边界,还土地、还学科以完整的使命。

  俞孔坚指出,“风景园林”的职业范围在客观上远不如国际LA。他举例说,新城镇和城市新区的整体规划设计,在美国是LA的一个主要业务,景观设计师在其中扮演着主导角色,一些著名的景观设计公司和景观设计师都以擅长设计新城镇和新开发区而著称。但在中国当今如此大规模的新城镇、新区开发建设中,又有多少以正宗中国风景园林师自称的设计师或设计院在这样的新城镇和城市新区的总体设计中,除了参与其绿地环境设计以外,还发挥过更大的作用?因此,俞孔坚建议,如果“风景园林”仍局限于目前的专业范围,则必须有新的名词与Landscape Architecture对应,它将同时包含“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的含义和内容,而更重要的是,它将包含和预示关于完整意义上的景观和土地设计的意义。这个现实的名称是“景观设计学”,而未来更科学的名称是“土地设计学”。

  上海景观学会秘书长顾勤在谈及景观与园林的“分歧”时认为,景观学是一门独立学科,景观学和园林学各自发展方向不同,没有必要讨论谁能替代谁的问题。

  面对“景观学的确立将使园林学的发展站在生死存亡的路口”这一说法,顾勤认为,一门新兴学科的兴起与另一门学科的生死存亡没有必然的联系。毋庸置疑,园林学和景观学联系密切,但景观学同建筑规划、生态环境等学科联系同样密切。可见,景观学的发展不是对与其相关联学科的否定或替代,也不会妨碍其他学科的继续发扬光大,各学科研究者间应注重互相沟通,容不同学术观点,融各学科之所长,与时俱进,以此促进我国各项学科的发展。

园林派:在发展中继承

  中国风景园林学会的主要发起人李嘉乐教授在《对“景观设计”与“风景园林”之争的意见》一文中指出,“景观设计”系由英语landscape architecture翻译而来,“风景园林”译成英语时也采用了landscape architecture一词,但涵义未必相同。今天风景园林学科所包含的理论、技术和艺术内容十分广泛,它不仅建立在植物科学、农学、林学、气候学、土木建筑工程和社会学、美学、文学艺术的基础上,而且涉及生态科学、环境科学、地理、水文乃至航空遥感、卫星定位等诸多领域。而且风景园林建设不仅需要规划、设计,还需要施工、养护、植物培育等各个环节。要把这些专业统统纳入景观设计范畴显然是行不通的。景观设计只能是风景园林专业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能代替全部风景园林。

  李嘉乐强调,几百年来,“园林”这一名词所涵盖的内容从造园扩展到城市绿化,再扩展到大地景观规划,不断扩大工作和研究对象领域。在这个过程中,前面的阶段是后续阶段理论与实践发展的基础,而不是以后的阶段取代前面的阶段,更不是彼此相互抵触或排斥。在理论、技术和艺术创造方面,优秀的传统经验和精髓还必须加以继承和发扬。

  对于学科的名称,众多园林学专家认为应保持稳定。如果一个学科稍有发展就换一个名称,结果是名词一大堆,内涵都差不多,反而造成混乱。特别是LA是保护自然、合理利用自然和创造人工的自然的技术和艺术,和经济、社会、文化等都有着密切的关系。各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程度不一,民族文化各有特色,所以,LA也不应用一个模式去硬套。“园林”或“风景园林”都是已经习惯采用的名称,其内容更具有我国特色,又在不断发展,因此,完全可以对应LA。

中立派:摒弃门户之争

  被誉为“园林建筑设计思想家”的顾正大师,从事园林建筑设计及研究40余年,可谓是园林派的代表人物,可当他谈到“景观”这一与“园林”有着诸多争议的新学科时,却显得十分大度,甚至热切呼吁:集各领域之长,融各学科之精髓,景观学的发展需要来自区域经济学、土地学、自然资源学、生态环境科学、规划、建筑、视觉形态艺术等各领域专家的支持和帮助。

  顾正认为,作为一门正在发展的跨领域新兴学科,景观学涉及视觉形态艺术,建筑、风景园林、生态环境等等,他们之间互成纽带关系、互相影响、互相制约、互相补充、不仅密不可分,而且其研究深度和范围都较传统单科更广泛,极具发展前途。

  他不赞同简单地将景观学归于或等同于建筑学、生态学、园林或艺术等领域。他赞同这样的观点,即景观学的研究与发展,是多学科交叉的综合工作,单靠一个学科是不行的,必须是多学科的交叉,才有可能全面做好。

  顾正尖锐指出,如果仅以单一学科的角度简单地看待、武断地定义景观学,千方百计将其纳入单一学科的范畴,将会扼杀其发展生命力,也将使我国在景观学的研究领域继续落后于世界。

  摒弃门户之争,利益之争;跳出旧框框,换换新思路。跨学科新兴学科的建立绝非“心想事成”。对此,顾正大师呼吁各科各领域专家应从支持我国新学科发展出发,在机会迸发、时势降临之际,努力抓住核心本领——整合资源,有效调动经济学、土地学、规划、建筑、视学形态艺术等各路人才,促进我国景观学研究的快速发展。

 

  声明:中国建筑艺术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代表推荐其学术观点,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建筑艺术网所有,其他媒体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对于未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建筑艺术网联系。
  
 
〖最新相关文章〗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合作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11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