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动交流  设计动态 历史建筑 生态环境 学术教育 地产文化 建筑欣赏
  企业聚焦  人物追踪 城市规划  政策法规 人才资质
 中国建筑艺术网 -> 行业动态 -> 遗产保护
莫斯科绘制保护纪念性建筑新蓝图
http://news.aaart.com.cn   2006-6-15 12:41:01    ABBS

    中国建筑艺术网讯:

最近,在莫斯科举行了一个名叫“遗产在危险中”的高规格国际会议。在俄罗斯的建筑遗产面临危机的时候,探讨保护二十世纪有纪念意义的建筑物的战略。当地保护纪念性建筑的前景难以预测,但不能排除有一个积极的未来。

保护建筑遗产再次提上议事日程

在俄罗斯公众争论的问题中,纪念性建筑保护问题,是人们感到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莫斯科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在一人前所未有的建设热潮中,当鉴偿力的发展、利益驱动工程对空间的不知足的需求,经常与一个有效的、有远见的保护政策的要求不一致时,如何保护它过去的建筑物。

保养和维护旧的建筑物,几乎永远是非常花钱的选择。因此,这个“无形之物”(intangibles)的代价是很重的,并且,保护过去的建筑的道德约束,经常要躲避由别的、更直接的利害关系引起的城市管理部门、开发商和建筑师的动机。

保护建筑物的努力,通常是发起保护古老建筑的运动,但现在莫斯科中心讨论得更多的是,抢救苏联时期留下的更久远一些的纪念性建筑物。由于使用劣质材料和多年疏忽保护,苏联时期的建筑遗产造成了额外的问题。



另外,苏联时期留下的的纪念性建筑物,几乎使人回忆不起那种优美的、使普通人发现保护价值的建筑物。从苏联早期的先锋派建筑物到勃列日涅夫时代轮廓笨拙的建筑物,苏联建筑在全国城市的面孔上留下了伤痕,并且经常受到打着关心人类命运的幌子的社会工程观点的驱策。

四月末,在莫斯科举行了一个名叫“遗产在危险中”的高规格国际会议。在俄罗斯的建筑遗产面临危机的时候,探讨保护二十世纪有纪念意义的建筑物的战略。会议打算动员公众结合对世界上类似的建筑遗产的关心,支持和配合专家的工作。这次会议的规模和级别,在莫斯科近年的历史上是空前的。与会者通过了一个致俄罗斯政府的决议,并且,一个委托被莫斯科市长尤里·卢日科夫接受。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迹象,保护主义者与这座城市的紧张状态可能得到缓和。

英国记者克莱门蒂尼·塞西尔说:“目前,会议产生的文件是惟一的实际结果。”塞西尔是“莫斯科建筑保护协会”的创立者之一。他在这次会议上提交了一个有关保护建筑物的“绿色和平运动报告”。他说:“由这个城市做出的一个有意义的许诺已被看到,但卢日科夫应当认真对待接受的这个委托。仍然有一种担心:当局现在利用这次会议作为‘挡箭牌’,证明他们已经开始采取步骤解决这个问题。

重视二十世纪“结构主义”建筑

由“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主办的这次会议,内容有演讲、城市访问和协商会,讨论全世界保护古建筑的经验和技术;从更广阔的范围看俄罗斯保护古建筑的困境。这次会议中一件具有讽刺性的事是,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既是会议组织委员会的主席,同时又是莫斯科一个著名开发单位“首都集团”(Capital Group)的主要创办人。这种将两种对立的身份集于一身的做法,能否真正承担起保护纪念性建筑的重任可想而知。

这次会议提出一个概念:一般的公众对苏联早期的先锋派建筑是冷淡的。这些建筑缺乏装饰设计,强调设计的功能元素,藐视环境,并且拒绝承认它是过时的建筑观念。

建筑上的“结构主义”(Constructivism)运动出现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初期,随后繁荣,直到斯大林时代意识形态逆转。“结构主义”经常被认为是俄罗斯对世界建筑学最永恒的贡献。

在1925年 至1932年之间,在莫斯科建成了大约300幢建筑物,现在还有三分之二幸存下来。然而,这些建筑物只有少数被列为保护对象。甚至传统的设计,由于忽视和不引人注目,经常凋萎,遭受任意的改变和拙劣的修补。

在这次会议上的发言人提倡不仅要有一种固执的保护主义者姿态,而且也赞同采用灵活的方法——考虑当代的需求和规范。例如,让从前的公共房舍、工人俱乐部和文化宫增加新的功能是可行的。但不改变最初的结构和设计品质。

“世界纪念性建筑基金”(World Monuments Fund)副总裁约翰·斯塔布斯目前在哥伦比亚大学讲授历史性建筑保护研究生课程。他在会上说:“在整个保护计划中,我们必须有创新性,必须对可能性和解决方法发挥想象力。”他还说:“我们必须吸引所有的新的建议。必须重视旧的建筑物的修复质量和重要方法的运用,特别要重视对20世纪的艺术品的保护。在保护科学和技艺方面,还没有最高的标准被运用。我们正在谈论‘建筑环境’(built environment)的命运,因此,所有这类建筑物都应当确定它们的保护期限。”

如何保护“现代主义”公寓住宅

几个受到损坏威胁的建筑物引起了特别的关注。它们包括当时最著名的建筑师康斯坦丁·梅尔尼科夫(Konstantin Melnikov)的作品。他的“鲁萨科夫工人俱乐部”(Rusakov Workers’ Club),的悬臂结构引人注目。还有“卡丘克和布里维特尼克工厂俱乐部”(Kauchuk and Burevestnik)。新的建筑物的蚕食、缺乏计划的更改和缺少适当的维修,使这些建筑物的状况不断恶化。

梅尔尼科夫为自己建筑的住宅和工作室,在莫斯科“阿伯特”区的一条小街上。是1927 年和1929年之间这类建筑物的典型。这是在苏联时期在莫斯科建筑的惟一的私人住宅,后来由梅尔尼科夫的儿子维克多(于今年二月份去世)占用多年。这座令人惊讶的、由两个联锁的圆柱体构成的建筑物,现在是孤立的,并且被四周的新建筑物围住。维克多·梅尔尼科夫曾打算将这座建筑物变成一个博物馆,但在遗产问题和巨大的商业利益问题上发生的争吵,使这幢建筑物前途难卜。
但是,在莫斯科,被忽视的现代主义遗产的象征,是被称为People’s Commisariat of Finance (即Narkomfin)的公寓住宅。这些住宅在1928 和1930年之间,由莫伊谢伊·金兹伯格(Moisei Ginzburg)与伊格纳迪·米尔尼斯(Ignaty Milinis)合作设计。位于诺文斯基·布莱瓦德(Novinsky Boulevard)和美国大使馆之间的Narkomfin,是公共住宅乌托邦试验的破碎的废墟。



在外部以水平带状窗户为特色,这种六层建筑物是朴素的功能美学的集中体现。这种建筑物的内部为共同生活安排,打算灌输的集体主义价值。尽管Narkomfin处于破坏状况,仍然有20个家庭居住在这儿。

这种结构主义者设计的创造性的结合,Narkomfin受到当代主要的欧洲建筑师的赞美。这是早期的苏联共产主义者的理想的实证,和住宅建筑的一种创新试验。在缺乏保护的情况下,城市有关部门为控制这些建筑物和漠视维护而发生争吵,这种不体面的状况,引起一个运动,为这些建筑物找到新的用途,但这些努力毫无结果。

已故设计师莫伊谢伊·金兹伯格的孙子阿列克赛·金兹伯格(Alexei Ginzburg)说:“这些建筑物的境遇涉及两个单独的问题:修复技术上的问题和组织上的问题。尽管前一个问题已成功地解决,第二个问题仍旧有巨大的困难。”阿列克赛·金兹伯格是在莫斯科的一个建筑师。

一些建议探索将Narkomfin变成一个旅馆或学生宿舍,保留设计的完整,同时从濒临坍塌的情况下拯救这些建筑物。阿列克赛·金兹伯格说明了保持这些建筑物作为居住空间的最初功能的重要性。他指出,不仅要保留这些建筑物,而且要保留建筑师最初的设计意图。

金兹伯格说:“主要的问题是市政当局的立场。有大量的热心人渴望提供帮助,并且一些商业机构愿意合作。但没有官方的支持什么都办不成。他们将怎样看待这些建筑物的未来,我们没有得到一个清晰的信号。我们面对着一堵“沉默的墙”。这表明有一个计划,让建筑物加速朽坏,其目的是为一些商业企业提供有价值的土地。这些建筑物的状况必须弄清楚,当局必须主动地开展保护工作。

方法之一:保护与利用相结合

“世界纪念性建筑基金”副总裁约翰·斯塔布斯就Narkomfin未来处理提出了几个原则。他强调了提升它的正式地位到国家水平——甚至国际水平的重要性,并且在一个单一的公共组织内,联合所有的有兴趣的团体参与保护行动。在进行维修工作的时候,应当使用最高的质量标准和最好的保护技术。修复工作必须尊重建筑师创造生活空间的最初意图,但也应当考虑合理的兼顾,使它适合现代的使用要求。

按照斯塔布斯的说法,那样一个计划概括的未来的基本方针和基本原则。在这次会议上,他告诉与会者:“不要绝望,不要气馁,这种情况在全世界都是一个普遍的问题。只要有信心,努力工作,Narkomfin是能够修复的。”

然而,Narkomfin案例的保护计划在一些观察家中继续引起怀疑。找到一个全面的解决办法,在感兴趣的商业集团、城市管理当局和建筑物的热心支持者之间,需要一种微妙的平衡行动。

威廉·布伦菲尔德是新奥尔良杜兰大学的教授,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研究俄罗斯建筑的专家之一。他说:“在结合功能性(functionality)、财务可行性(financial viability),同时利用建筑物的文化价值方面,还没有成功的计划。Narkomfin从未作为一个住宅建筑物处理,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转变为某种事物,例如博物馆,也许作为办公室。”

这些没有把握的建议,说明了在莫斯科建筑物保护遭遇的困境。第一个有象征意义的步骤已经采取,但实际的暗示仍然不清楚。国际参与和国内公众支持至少可能平衡商业游说者的重量。现代主义者建筑的继续侵蚀无异于对这座城市的历史的背叛。只有在评价方面发生一个深刻的变化,才能扭转这种衰退趋势。

英国记者塞西尔说:“俄罗斯的这种形势总是难以预测的,并且,一种积极的未来不能排除。人们对古建筑正在显示出更多的兴趣。特别是年轻的一代,对这些正在成为灵感的源泉的建筑物,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这次会议提出了这个困难的问题,对本地的保护主义者是一个很大的促进。他们也是全球保护主义运动的一部分。”

原文据《俄罗斯形象》,ABBS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声明:中国建筑艺术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代表推荐其学术观点,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建筑艺术网所有,其他媒体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对于未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建筑艺术网联系。
  
 
〖最新相关文章〗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合作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11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