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活动交流  设计动态 历史建筑 生态环境 学术教育 地产文化 建筑欣赏
  企业聚焦  人物追踪 城市规划  政策法规 人才资质
 中国建筑艺术网 -> 行业动态 -> 企业聚焦
论道2015·家居行业系列高峰论坛
http://news.aaart.com.cn   2015-1-22 15:07:02    易家居

    中国建筑艺术网讯:

 

易家居和北京家具品牌盟联合主办的“论道2015·家居行业系列高峰论坛”在北京富华楚商会馆隆重举办,本次高峰论坛主题为京派家具良性发展之路,北京家具企业大佬齐聚一堂,共同为行业发展出谋划策。

网易家居报道 11月10日,由网易家居和北京家具品牌盟联合主办的“论道2015·家居行业系列高峰论坛”在北京富华楚商会馆隆重举办,本次高峰论坛主题为京派家具良性发展之路,北京家具企业大佬齐聚一堂,共同为行业发展出谋划策。

论坛就如何响应政府号召,对北京市12个涉及工业污染行业之一的家具行业进行环保整改,以及是否迁址,迁址过程中存在哪些问题,如何解决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努力寻找一条适合京派家具企业良性发展的道路。

论道2015系列之北京论坛 京派家具良性发展之路


论道2015系列之北京论坛-京派家具良性发展之路

论坛时间:2014年11月10日

论坛地点:北京·富华楚商会馆

联合主办:网易家居、北京家具品牌联盟

论坛主持:网易家居 周丽媛

以下为论坛内容实录:

主持人:非常感谢大家能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加网易家居“论道2015”-家居产业系列高峰论坛,本次论坛是由网易家居和北京家具品牌联盟联合主办的,今天的主题是“京派家具良性发展之路”。这也是继成都、上海、广州之后,网易家居“论道2015”系列的收官之站北京站。在此,还要向为我们赞助场地的富世杰家具张总表示诚挚谢意!

首先介绍一下今天到场的嘉宾,他们是:意风家具董事长温世权、荣麟家居总裁戚麟、非同家具董事长乔印军、华日家具总裁周旭恩、卧王家具董事长陈云、猫王家具董事长白剑锋、富世杰家具董事长张照华、赛纳风情家具董事长叶军、飞美地板董事长钟红文、可爱多家具董事长黄赤淳、飞美家具总经理周凯军、伊丽伯特家具董事长王书通、依思蒙沙家具董事长李岳顺、吉福特橱柜董事长夏季、爱依瑞斯家具副总裁张长海、华日家具副总裁修军、普尔玛家居总经理田素杰、迈格家居总裁胡治磊、亚美特家具区域经理助理戴明浩、百年智强总裁陈京生、扬悦博众总经理韩滨阳、北京家具品牌联盟秘书长殷超、网易家居全国总编辑胡艳力。

今天在座的都是北京家具行业代表性的品牌企业,今年对北京家具行业发展影响比较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政府对包含家具在内的12个涉及工业污染的行业的环保整改,以及由此带来的企业生存环境的一些变化。今天的论坛主要是希望可以在此集思广益,形成讨论,共同寻找到一条适合京派家具良性发展的道路。我们首先请联盟理事长戚总代表北京家具品牌联盟为本次论坛开场。

荣麟戚麟:国家环保政策与京派家具企业的发展相吻合

荣麟家居董事长 戚麟


荣麟家居总裁 戚麟

戚麟:首先,感谢网易和北京家具品牌联盟组织这个活动,同时感谢张总提供这么好的场地,让我们能够像亲人一样在这儿聚会,了解北京家具品牌联盟的一些优秀企业的发展方向。其实近一年来,大家都知道行业的变化,不用多说,各个企业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特别是APEC来临之后,不仅仅是环保,环保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国家对环保的重视是毋庸置疑的,任何一个领域和企业都应该大力的支持,也要积极融入到这个主流浪潮当中。

第二,我觉得北京家具品牌联盟企业的发展,除了环保以外还有很多东西是要考虑的,企业发展更多是要根据自己企业的方向,自我判断和自我认知,来进行很多调整,这种调整是必然的。我觉得我们联盟企业对这种认知是普遍的,有共识的,并且都在做出自己的动作和安排,我认为这里面有很多企业走得非常好,比如华日,新产品系列的开发,新的厂房建设,而且为下一步在行业中的长足战略发展建立了很好的基础。比如,现在我们已经开始在周边地区建立了自己的生产基地,温总已经开始选择。

其实,我们北京这些家具联盟企业,已经走在了所谓的政策之前,已经开始判断好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和需求,一会儿在互相交流的过程当中可能还能听到更多的信息。我认为联盟的发展,企业的发展不仅仅是迫于压力,或者迫于政策,是我们自身要前进,并且对于国家政策一定要支持,这跟我们自身企业发展也是吻合的。对于产品的一些结构性的改良,对设施的调整,对排放要求水平的提高,对自我生产基地的扩大,这都是必然的结果。不是因为迫于某个政策,或者被动地去改变自己,而是主动的在不断调整自己的方向,目的只有一个,做更好的产品,回馈社会,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戚总精彩的发言,下面请网易家居胡总编就今天的话题跟大家交流一下。

网易家居全国总编辑 胡艳力


网易家居全国总编辑 胡艳力

胡艳力:真心感谢大家的出席!我是各位陌生的老朋友,来到一个新平台,先简单介绍下,网易家居是网易大平台下的一个子品牌,拥有四大特征:首先,网易家居拥有门户家居类媒体流量第一的位置;第二,我们坚持有态度的媒体报道。无论是十年沉淀的网友跟帖,还是我们自已在贴子上的抓取量都非常高。第三,我们坚持pc端加移动端双平台运作的策略,大家知道,6月,手机用户首次超过了PC端用户,移动互联网世界已经到来了,两年前,我们网易新闻客户端上有对应的网易家居板块,2015年,我们会加大在这方面的投入,在移动端与客户更好的互动。第四,大网易给了我们强大的跨界资源,可以实现和娱乐、财经、汽车、时尚等频道无缝对接,未来我们也会坚持跨行业运作。

今天设置的这个话题有点敏感,大家都知道政策还没有出来,而且不确定性的因素还是很多的,举办这次活动,我们向行业和消费者表明个态度:

一是针对即将出台的政策,整个家居行业是积极的态度,我们是跑在了政策之前的,我们是热爱这个行业并愿意付出行动的;其二我们想通过自己的发声,呼吁整个行业更加良性的发展,坚持环保绿色生产。所以我就想,在这个背景下我们讨论一下京派家居未来一个良性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刚才我们在开场之前有个老人家过来了,说特别想听听咱们京派家具的发展,他说京派家具真的有自己的文化底蕴,何必要跟其他人PK?就看如何做出特色!这个老爷子特别积极的过来参与,他是做红木外贸的,就是坐在旁边的这位。所以除了这个政策之外,京派家具虽然面临着很多的压力,大家一起探讨!

意风温世权:实现良性发展 关键是产品和服务

意风家具董事长 温世权


意风家具董事长 温世权

主持人:今年4月,政府发布了关于北京市PM2.5的调查报告,报告中工业生产对空气污染的占比达到了18.1%,是仅次于机动车和燃煤的空气主要污染源之一,其中涉及工业污染的12个行业当中,就包括了家具行业。这之后政府也派了相关的检测人员到我们在座的一些厂家进行了检测并提出了整改意见,那么如何整改?整改过程中存在哪些问题?未来北京家具企业是否要迁厂离京?温总先来谈一谈吧。

温世权:这个话题挺敏感,我觉得这个路是每个人都要走的,而且在座的都在往下走。像联盟最好的两个企业华日、曲美,曲美用的水性漆,华日也走了一条好的路线。我们前几天去参观了华日新厂房,他们做了整体的环保,排尘、取暖等等。如何能让北京APCE蓝持续下去?我们是义不容辞的,我觉得京派这些企业都能做到,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且会在国家规定的时间内做好。因为北京的企业都是比较厚重的,责任感比较强的,不会为了自己赚钱,不考虑空气。

我觉得企业良性发展还是要说产品和服务。首先,产品每家都在走自己的路线。意风今年下半年开始重点做定制,有的对定制的理解是一种非标,非标准化产品,其实我觉得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过去做全屋产品,现在逐渐把产品做延伸,延伸的过以面托点,把这个点托起来。

大家都知道板式家具在转型期,市场越来越难。前几天我们公司开会的时候我给大家提了个问题,前些年我们的顾客是60后、70后的消费者,现在是80后、90后,他们有什么不同?我说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很简单,有两点:60后、70后的消费是花自己的钱买家具,80后90后是花父母的钱买家具,这是最大的区别。什么60后、70后对家具要求比较简单,80后、90后要求多,不是这个概念。当时我们这代人,父母是没人给你买家具的,所以我们当时买家具都是买最简单的,有实用性的,而且不会一次性买。现在80后、90后买家具,不能按照我们60后、70后年轻的时候,一件一件往回搬,现在一般买家具都是父母或者岳父岳母跟着,基本上是花老人家的钱,他们要求的就是产品,要求的档次比较高,每次消费的金额也比较大,而且个性化突出比较强。我们那时候哪有撞衫这一说,不过就三件衣服,一件西装、一件中山装,再有个夹克衫。现在都说撞衫,为什么?生活条件好了,所以要把产品设计这一块重点去抓。我觉得百货迎百客,为什么飞美周总做的这么好,因为他什么也没干,就干这一件事,专注、专心、专一。

未来的产品设计一定是专注,像戚总,他现在已经把设计玩出品位来了,我们在这儿喝碗粥,他现在得是喝杯咖啡的感觉了。他喜欢这个东西,所以产品设计好,他以产品来突出市场,让市场来接受他,这个我们一定要认可。我觉得意风在学习的过程中逐渐的走到一个正确的路线上了。

第二,就是服务,我觉得服务一定要做细,我们大家做服务一直表面化太重,真正的服务要做细致了,就是让每个消费者很舒服。你要让一个人舒服,你可能月收入五千;你要让十个人舒服你可能就月收入一万;你要让一百个人舒服了,那你月收入肯定就是过百万;你要让一千个人舒服了,你肯定就是亿万富翁。你做的事,说的话,舒服的人占多少,这个是很重要很重要的,所以我们的服务就是让别人舒服,简简单单。

在我们企业发展的过程中,一定要踏踏实实。这几年,大家变化都挺大,从我们今天出席会议的每位的穿着就能看出来了。以前我们这里穿西装扎领带的只有钟总,你看现在不都穿西装了吗?所以说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一定要适应市场。

大家都知道,我从来不希望在我嘴里说出市场不好,再好的行业也有倒闭的企业,再不好的行业也有盈利的企业,我还是坚定不移的。说市场不好,那么人们不结婚了,不生小孩了,不买家具了?只能说我们做得还不够,我觉得这个市场会越来越好。

华日周旭恩:2014年全面环保整改 未来将实现产销分开

华日家具董事长 周旭恩


华日家具总裁 周旭恩

主持人:谢谢温总,下面请华日周总来谈下。

周旭恩:讲个故事,很多年前去德国的时候,参观人家的工厂,人家讲说他们现在排的空气,全都是净化的,没有污染的,我那时候还有点嘲笑人家,说这还用干?那时候咱们的环保意识比较差,没有像现在这么强烈,觉得空气还用净化吗?现在华日通过今年一年整体的改造,全部达到了国家标准,所有的VOC的排放,尾气的排放,工业用气的排放,还有粉尘,包括锅炉除硫设备的引进,包括污水的处理全部做完了,今年整个投资比较大,做了几千万的投入,二十万平米的工厂全部投入了。

这些的背后是什么意思?就是说环保已经走到我们身边了,我们只能去积极的面对,按照国家的法律,按照北京、河北家具制造业的标准,不折不扣的执行,这个是一定要走的路,包括这次APEC会议,华日从1日开始全部停产,一直停到12日24:00,连库房都是不允许的,锅炉是全停的,检查也是到位的,我觉得这种奉献绝对是我们在支持蓝天活动,但是我觉得也值,每天起来以后一看天很蓝,确实不一样。

我支持两位老大的话,我们北京家具品牌联盟的企业,一定应该在支持国家环保新的政策和新的家具企业的标准方面走在前列,这不是简单的口号,是行动,这是我说的第一个。

第二,就是涉及到搬迁还有产业转移,我觉得这也是发展的趋势,北京是首都嘛,一定是以政治为核心,以文化交流为主流,制造业可能是为辅的。那就意味着将来我们产销要分开,也可能我们工业制造基地放在河北,甚至更远,山东、河南。华日也走得比较快一点,去年就跑到江苏投了一个工业产业园,也是为了满足我们的产能,我觉得这也是正常的,无非工厂和销售和设计,还有客户做一个分离嘛,软的可以放到北京,硬件方面就把它脱离北京,我觉得这是正常的。

过去我们为了管理方便,沟通方便,现在北京的成本也上来了,包括APCE,我相信这次APCE以后,可能整个的力度会更严了,因为国家在管理方面有经验了,只要你管的严了,蓝天必然有,那你放心,肯定不会放松的,我觉得这个绝对不会有任何借口的,而且本届政府的执行力超强。

第三,说到发展,华日一直在做好自己的产品,一直在以实木为我们的根本,我们今年出了欧式欧式装修效果图)的产品,会在年底上市,明年推广市场。我也同意在座的,我们都是做家具的,只会实打实的干事儿,研究好我们的产品,研究好我们对消费者的服务,我觉得只要把这两点做好了,任何的经营环境下,都有你的生存之路,都会有你的市场份额,这我是坚信的,我经常说市场永远不好,但是你要永远积极的去面对,也就是说从国家的政策我们要积极面对,市场的环境也是积极面对。

最后,我个人感觉明年市场会比今年稍微好一些,因为我觉得整个环境的治理,包括产业环境的治理应该到了一定程度了。地产,尤其是北上广已经开始销量上升,价格可能没有上升,对于我们来说不希望价格上涨,我们希望销量涨,卖的房子越多我们的家具才有机会卖得越多。如果价格涨的非常高的时候,反而没有多少钱买家具了,希望房价不涨,但是房子的销量永远涨,这样我们的家具会卖得更好。

非同乔印军:适应国家环保政策 企业胜在改变

非同家具董事长 乔印军


非同家具董事长 乔印军

主持人:周总说的非常好,华日今年的成绩可以说是非常突出的,非同乔总也谈谈吧。

乔印军:这个话题敏感不敏感都得面对,你要想死别人救不了,你要想坚强的活着,别人让你死你也死不了。

其实我们现在做企业也好,做人也好,我觉得最基本的是不能逆天,不能逆自然,更不能逆政府。但是有些事情我觉得也不是绝对的,咱们大家现在看到这个APCE蓝天很好,但是过了几天不可能还这样,怎么也得有个过程。所有的事情都有个过程,中国为了这么多年的发展,为了强大,一定程度上牺牲环保、牺牲资源、牺牲人,甚至有人说腐败经济都对中国的发展强大起了很大作用,但是现在不需要腐败经济支撑发展了,就得反腐败。就是说国家治理环保是必须的,因为我们想生活得好,咱们做企业不是一想生存,二想生活质量高一点,生活幸福一点,如果每天生活在一个不环保的环境里,你也不幸福。

这两天我们搞个小培训,我跟他们说四句话,其中有三句话,十二个字:赢在学习,胜在改变,成在坚持。你要想吸收新的东西,得学习,但是要想适应环境就得适应政府的政策需求,适应市场就得改变。坚持在我们家具行业里,做十年做二十年的都有,离开家具圈,意风家具叫跨界定制,现在意风温总叫跨界经营,真正现在跨界经营成功的很少,但是我们去了齐齐哈尔,看了那个大盘,我长这么大没看过这么大的盘,看了之后我也很震撼,确实很佩服,真的。

不过想改行,想跨界,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反正我现在没有想法,我就坚持做家具,听政府的话,尽量给政府,给社会做点贡献,让自己生活过得舒服一点、幸福一点。

我自己的小感吧,赢在学习、胜在改变、成在坚持。

我个人跟周总的看法可能不太一样,我觉得明年的市场不那么好干,但是对于我们京派联盟所有的企业一定是个好的机会,因为京派联盟企业第一团结,第二坚定这个事业,当别人感到非常危急的时候,那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好的机会。我在今年年初就跟我的团队讲了,2014年一定比2013年难干,但是没想到比原来预想的还难,不过在这种时候我们一定收获最大,明年的市场可能不会特别好,但是个好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了。

胡艳力:你们各位可能也听其他的区域讲过咱们这个组织,我去广州、山东、四川等等,他们都说北京的企业怎么这么团结?因为他们团结,所以发展的特别好,特别快,在他们眼里都非常羡慕我们,所以我觉得刚才乔总讲的特别好,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们是真的团结起来了,拧成一股力量向外冲。再者我们团结了,相互之间就会形成一种很好的良性竞争。讲讲您明年具体的一些规划吧。

乔印军:一心一意干家具,为消费者服务。

富世杰张照华:产业转移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富世杰家具董事长 张照华富世杰家具董事长 张照华


富世杰家具董事长 张照华

主持人:东道主这儿接着讲。

张照华:我刚才听了大家说的,也颇有感触,接下来也谈谈我的看法。首先,当前北京家具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生存问题,我前几天到了天门,和许多商业大佬们,开了一个“天商大会”,大家都在谈一个话题,就是新常态。经济下行变成了一种新常态,所以我们的心态也要做一些调整。当年我们在北京卖家具,一个小店二百平米,卖上百万,甚至几百万,这样的神话不会再经常发生,这是新常态,是经济形势的一个大势。

第二,是针对现在的环保的问题,像前一阵,出去的时候都没法儿呼吸了,我们能感觉到,领导人也能感觉到,所以我们一定要响应党的号召,对北京的环保,北京的天空做点贡献。

产业转移也是不可避免的,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十八世纪的英国进行工业革命,它让英国成了日不落帝国。但是英国迅速成长起来以后,它的本土没法儿再做工业,它开始把工业转移到美国去。到了十九世纪美国的工业开始起步,二十世纪,美国的消费起来以后,环境也不允许了。原来伦敦是雾都,后来洛杉矶变成雾都了,再后来把雾都转移到日本、东南亚东南亚装修效果图)去了。到了本世纪,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许多工业、制造业转移到中国的东部沿海,接着再从东部沿海转移到中部,现在全国也基本上都成了雾城了。往后中国这个地儿可能没法儿再干了,可能要往印度甚至往非洲去转移,除非说我们不做这一行,换个行业,这是一个转移,是一个趋势。

关于渠道,我们现在大家很牛气的就是有几十个、几百个店,但是随着互联网的突飞猛进,它会导致一个颠覆性的破坏,现在我们的优势可能很快就会变成劣势。所以我建议我们联盟的企业,大家也你追我赶,多参与一些互联网,重视渠道的转型。

我们在天商大会上,会长陈东升说中国未来的二十年,要有一个最大的浪潮扑面而来,这个浪潮跟我们在座的每个人都有关,但是不可能降临在我们每个人的头上,只是看我们能不能活到那一天。从明年开始,这个洗牌就开始了,这是没办法的,肯定要洗,你能够坚持到那个时候,这个机会就会归你所有,这个浪潮就是中国的消费浪潮。

从美国的发展来看,它的消费浪潮通过一百年,完成了三大浪潮,造成了美国统霸全球的霸主地位。第一个浪潮就是工业化的浪潮,它成就了很多工业巨子,像福特、通用、卡耐基。但是中国的工业化,我们只有次子,没有巨子,巨子都让毛主席完成了。

第二个浪潮是消费浪潮,第三个浪潮是互联网的浪潮。中国则是这三个浪潮的叠加,工业巨子和互联网巨子都有了,但是我认为费方面还没有巨子,我们中国没有麦当劳,没有肯德基,没有这样的品牌。

中国这么大一个市场,造成个几百亿的企业还是有可能的,现在我们的家具行业还在春秋时期,没有进入战国,大家都还有事干,有活干,有钱赚,还没有一个大的兼并,能够让一大批企业从新归属,最后形成几百亿的企业,在家具行业还没有,但是下一个机会即将来临。

这个消费浪潮的特征是什么呢?从2010年开始,中国社会全面进入了财富时代,人们的消费能力在不断的提高,现在的很多年轻人不会选择像我们这样拼死拼活的干了,他们有了钱以后,会拿一部分去玩,去消费,如果还有一部分钱干吗?理财。所以未来的中国,也会有金融消费,消费时代的来临,很多的东西就会形成一个很大的浪潮。 那么企业该怎么干,我一向的原则就是顺势而为,不能跟大势抗衡。要处变不惊,看清时势,要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改变。

依思蒙沙李岳顺:已完成整改 并在宝坻找到新址

依思蒙沙董事长 李岳顺


依思蒙沙董事长 李岳顺

主持人:接下来依思蒙沙李总。

李岳顺:我们生产软体家具,相对来说,产品对环境的污染稍微轻一点。上一次上面到我们公司来检查,发现了三条:一个是车间里面排风扇往外直排不行;灶烧劈柴不行;还有烧的过滤的系统不行,之后我们就把这些都改进了。整改文件出来以后,我们也从宝坻找了快地,现在心里也踏实了一点。北京我们目前的地很小,也很紧张,早晚要找的,借着这次机会直接在宝坻找的地,以后家具行业肯定越来越不好做,我们也就是做好产品、做好服务。

卧王陈云:未来有意向迁厂湖北

卧王家具董事长 陈云


卧王家具董事长 陈云

主持人:陈总呢,有迁址想法吗?

陈云:我觉得湖北不错,京津冀现在环保方面确实很严格,前天我的食堂冒一点烟,环保局长亲自来我工厂了。不过这几天蓝天确实也好了很多,我们应该有环保觉悟。北京应该还能呆几年,我们在北京还有两个厂房,我目前把资金都投入到了厂房上,现在我们工厂换了天然气的管道,接上锅炉,已经好得多。

大家都讲得很好,我是来学习的。在北京家具品牌联盟当中,信息传递特别快,资源都可以共享,对我们这些企业非常有帮助,联盟就是要团结,互相帮忙。

猫王白剑锋:主体面对的挑战和远程管理成本是外迁后最大问题

猫王家具董事长 白剑锋


猫王家具董事长 白剑锋

主持人:陈总要去湖北了,白总这边有什么动向?

白剑锋:在我看来,现在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外迁的问题,是可能关系到企业伤筋动骨的问题,看似在检查产品和排放的气体,其实是清理人呢。我也非常赞成产销分离,因为猫王在十年前做完了产销分离,工厂一直在太原,太原我建了三次厂,明年又要开建一个小规模的,三万平的工厂。我认为在座的有涉及制造业的,你可以把你的设计、研发、营销、技术放到北京,把生产、仓储、物流搬走,制造业的生产加工环境像游牧民族,搬来搬去,哪儿的政策好,哪儿的地块大,成本低,到哪儿去。现在真正面临就是你如何远程管理的成本,如何培养你的员工的成本意识,能支持你的成本战略,就是你用什么方式方法让员工愿意干,如何在信息化方面打破现在的经验知识和行为习惯,我认为这是目前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挑战。

就像定制家具,实现信息化,才能够支撑定制。定制不是一个口号和技术,定制实际上是一个公司的综合能力,可以个性化的去满足客户的需求。所以咱们干家具的,尤其是在制造业这方面,包括营销、研发、技术,到设计、销售,可以和生产、物流、仓储分离开来,先分两到三个经营体,这对我们实际上也是一个促进,对提高管理水平也是一种促进。产销不分,确确实实内部的沟通成本很高。

胡艳力:您刚才说外迁只是一个表象,内在的需要我们比如说远程控制,信息化,包括成本控制,在这些方面要做充足的准备,我们一直是产销分离,这部分应该做得挺好的。

白剑锋:对,外迁以后最大的问题,实际上就是你的主体面对的挑战。主体就是人嘛,从投资人、经营者到全体员工。你的主体能不能在你产销分离之后,适应你新的业务流程,这个内部的培训必须是一个系统培训。咱们好多企业都上了ERP,有的是国内的,有的是国外的,这都是为十年以后,如何实现企业优化,如何降低成本做准备。就像经济学家吴敬琏讲的,改革开放其实中国的企业挣了一些浮财,真正你要往深水、陡坡走,可能得要锻炼好你自身企业的健康问题,包括透明经营、愿景共享,包括你企业已经不是仅仅在营销战略上,而是你的长远目标和使命,怎么样的凝聚人心,那你就是形成游牧族,就搬到张总刚才说的印度也好,周边国家越南、缅甸也好,那可能都能够成为现实,因为你有凝聚人心的东西,我就说这些。

飞美周凯军:市郊能否建工厂 取决于生产方式是否先进

飞美家具董事长 周凯军


飞美家具总经理 周凯军

主持人:刚才几位老大都提到了飞美周总做得不错,周总谈一下吧。

周凯军:我们这儿干工厂最短的就是我了。不过我干过的企业最多,经历的企业也最多。刚才说的那个工厂搬迁我就一直在想,米兰周边那些工厂我们也参观过,那些工厂都在米兰市边上,好多的周边也是住宅区,也是村庄,人家的工厂为什么能在呢?因为人家工厂搞的比较先进,咱们现在才说到VOC,我记得我刚进豪迈卖设备的时候,人家就说欧洲八几年就不让用挥发性的油漆了,这一点咱们的要求就晚了。我参观一个油漆工厂,就在米兰市区的边上,人家没问题,在那干了很多年了,所以说地方搬不搬,还在于你用什么方法,如果说你的生产方式好一点,你用的材料好一点,这些问题都能解决,人工那块像刚才白总讲的,北京限制家具厂是为了限制工人,人口,没关系,少用点人,想想办法,向欧洲的工厂学习,我估计在大兴也能开,没问题,我也有这个想法。

胡艳力:周总,我记得咱们聊天的时候谈过,在被检查的过程当中,我们的各项指标应该都达标了,但是还是要求做整改?

周凯军:是这样的,大家可能干得比较早,当时要求没那么严,但其实到我们2009年开始干这个的时候,已经相当严格了。在工厂注册的时候,我是自己跑的,它有许多要求,像库房不能开放、不能有烟囱等等这些,你不达标,就不能通过。所有的都弄干净了,人家才给你注册,所以说这个时候的要求比各位前辈干的时候,已经要求严很多了。我们上设备的时候,包括吸尘设备等,也都是选择效果比较好的,车间里面没有锯末、灰尘,同时也会考虑热风回送等问题。就现在的环保法规来说,它已经好几十年了,现在是2014年了,已经不太合理了。

就说检测喷涂标准吧,要求必须要一个出口离地面多高,但我们那个系统里面是没有这个口的。还有甲醛的排放量,现在是说1.5,但这个标准已经不适合了。

胡艳力:像水性漆,透亮的那个面是可以水性的,但是有些说法说水性漆不太稳定?

周凯军:应该可以吧,前两天去米兰的时候,去一个工厂,他们正在演示的就是用水性漆喷涂彩色,而且是14秒就能换一种颜色,演示的很神奇,一点味道都没有,所以我觉得是可以做到的,就是看大家想往哪个方向去了。

塞纳风情叶军:实木家具未来将向精细化服务发展

塞纳风情董事长 叶军


塞纳风情董事长 叶军

主持人:前几天刚出了文件,《北京市工业污染行业、生产工艺调整退出及淘汰目录,(2014年版)》,其中,包括人造板生产及加工;使用有机溶剂型涂料家具制造工艺;使用有机溶剂型涂料的木制品加工工艺等三项,都要求在2016年退出或淘汰。这是未来的趋势,要么整改,要么迁离北京。接下来叶总谈一谈吧。

叶军:我的企业做实木家具的,喷漆可能是最严重的。关于环保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没有什么条件好谈的,能留下的就达成北京市的标准,能留下更好。留不下来就做两个打算,这里作为一个研发中心,到外面搞一个生产基地,但是基本上两地分别做自己的事情,按照目标去做。至于说怎样做好,到符合要求为止,这是对政策的解读。

第三,我谈谈个人对家具,特别是实木家具的看法,我个人认为厂子不要追求大,大有大的基础,小有小的技术,我个人认为,实木家具的厂家,未来的发展会是精细化服务,小一点的可以服务一小群客户,大的可以服务全国的经销商或者顾客,我觉得无论大小都能生存。

飞美钟红文:做好整改 城市中也可以继续工业化

飞美家具董事长 钟红文


飞美家具董事长 钟红文

主持人:接下来钟总,刚向钟总了解了一下,因为他们都是进口的,不涉及到生产。那钟总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谈一下吧。

钟红文:首先,刚才周总已经说了,国外的那些企业,就在市中心不远的地方,包括斯图加特、奔驰、宝马就在慕尼黑,我没有听说过慕尼黑政府把宝马搬走。所以我觉得关键是排放,实木家具也好,板木家具也好,总体的排放量在工业里面是最少的。

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考虑的是食品与空气的问题,富裕与升级还有工作的问题。我觉得我们这个行业大有生机,其实,如果我们在座的每一位都把排放、油漆等各方面做改进,只要及格了,空气排出去就不会造成很大污染。就像艾格,艾格在圣约翰,很多人都去过,在艾格的工厂旁边就有一个镇,那个镇有一千五百人口,七、八十年代的时候,那个镇天天围着艾格工厂不让生产,说生产的味道太浓了,后来艾格贷款6500万德国马克做了过滤系统。

动不动就搬工厂,我觉得有点过。搬一次工厂确实伤筋动骨、劳民伤财,第二次额外排放都出来了。我就搬我的库房就搬了五百多车,这个五百多车是什么概念?多少排放?同样,我觉得不仅仅我们在这个行业排放,美国纽约、东京各地,他们车的密度比北京还大,为什么人家的空气那么好?

所以我们核心是,从自己做起,以达到排放标准为目标,我们有过滤系统,有好的管理模式,争取在城市里面,也可以继续工业化。

温世权:这个咱还得换个角度去看,现有的工厂,在村里一般很难解决排放,首先,别说实木、板式和沙发沙发装修效果图),取暖就是一个问题,如果没有一个公共取暖,是不可能的。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取暖的问题。一条除尘的线,进口的2000多万,你必须得上,搬到河北,现在河北更严格。所以,我觉得一些厂家如果再晚上加工,偷着排放等等,实在是不负责任的。中国为什么肺癌这么多、肝癌这么多?一是空气一是水,所以我觉得没办法。现在现有的工厂只能当物流,搬出去是为了有自己的土地证,然后再建一个比较好的厂,反正不管到哪儿,都要把除尘、取暖解决了。我们北京家具企业要做有良心的企业。

伊丽伯特王书通:缺乏经济实力的企业搬迁后压力过大

伊丽伯特董事长 王书通


伊丽伯特董事长 王书通

主持人:伊丽伯特王总。

王书通:说到企业外迁,我觉得我们应该跟政府多沟通。其实家具企业污染环境还是很小的。但是国家的搬迁政策,一般有经济实力的企业,再买地、再盖厂房,但是没有经济实力的,可能一搬迁,品牌就要借助其他的力量了,而且搬迁出去以后,随之而来的压力,会比在北京还要大。所以能尽量就地改造,能留下来还是最好的。

黄赤淳:如何把“人”带走 是企业外迁关键

可爱多家具董事长 黄赤淳


可爱多家具董事长 黄赤淳

主持人:可爱多黄总。

黄赤淳:企业面临的问题,刚才几位大哥们也都说了。我从去年十月份开始计划把工厂先倒闭。并不是因为PM2.5,而是牵扯到企业所在地的新农村改造。没办法,像我这样的企业,可能咱们联盟里面也有几家。所以不光是因为污染环境或是迫于环保局要制定全世界最严格的环保标准,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北京占地,把工厂的地腾出来做更重要的事情。从去年到现在一直在找地,在找的过程中,我逐渐发现了几个问题:一个企业走出去很难,为什么呢?你的供应链接不上。后来我也想,跟大家一块做个工业园吧,把咱们工厂搬过去,还像现在的模式一样,在厂子里面盖一个工人宿舍,不过最后还是不成,为什么?不管企业从北京搬到哪儿去,河北、天津、湖南、河北,工人会跟我走吗?这是一个厂子最现实最现实的问题,工人不会跟你走。他们从山里从村子里来北京打工,我的企业搬到河北去了,去的地方不是大城市,甚至是一个小镇子,工人第一个想法就是,我凭什么跟你去呀?我今天可以在你的家具厂工作,明天也可以去服装厂,后天也可以去一个手机制造厂,因为他干什么,学什么都是可以的,这是我以前没有考虑过的,但是通过这段时间,深深的感觉到企业要出去很难。我今天想在这儿谈的主要是企业该怎么走出去。企业要出去,就不能简简单单像现在这种模式,在企业里面给员工提供宿舍,四个人一个房间,两个人一个房间,甚至我给你提供学校,孩子我可以给你去找幼儿园,找学校,这都不行了。

这一段时间我在考怎么把我的工人带走,因为大家都讲了,人是很重要的。我简简单单的讲,我的工厂从朝阳区搬到通县一个车间,工人损失了30%。所以我现在想要把企业搬走,我一定要本着一个什么愿望?我要给我的工人安置一个家,让他们有家的感觉,这样我的工人才会跟我走。怎么才能让工人置得起家,那就是得有便宜的住房,让工人在企业周围买得起房,他就能稳住了。所以要改造我们工厂的周边城区,改造成一个产业园。

吉福特夏季:通过非核心性外包解决污染问题

吉福特橱柜董事长 夏季


吉福特橱柜董事长 夏季

主持人:黄总说得特别实在,这些问题是必需要解决的,夏总也谈谈。

夏季:我觉得大家就是相互之间进行沟通,从自己的视角去看待一个问题,有人说你有一个苹果,我有一个苹果,两个人一交换,一人还是一个苹果,没有变化,但是你有一个思想,我有一个思想,一交换一人有两个思想,尤其是像在座这么多企业家、前辈,从自己的经验、知识给大家去分析,我想我们这次收获跟大家一样,也是非常多。

因为我是做建材做橱柜,我们考虑的,从工厂的环保问题牵扯到的产品环保问题相对比较少,包括生产在内,唯一一个是刚才温总提示的一个采暖问题,因为咱们是在北方,采暖是必须的,不像南方企业,他可以不用采暖,这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从我做橱柜工厂这块的实际情况来说,我想是不是有一种思路,也是我希望能够提供给大家做个参考,就是非核心性外包,因为我们橱柜里面的生产环节里面,一个是台面的生产、加工,这个有粉尘污染,但是在几年之前我们已经把它外包出去了,有他们这些给我们做配套的企业,去解决这些非核心问题。

包括我们做的很多实木的门板,里面肯定也牵扯到油漆的问题,我们也是把它外包出去,我们出的是什么呢?我们出的是设计方案,从跟顾客之间的交流,甚至让顾客参与我们的产品设计,然后把我们的图纸交到我们的协作厂家,让他们进行一对一的定制,所以这方面我想如果能够把这些外包出去,那么作为我们这些生产的企业,最核心的污染问题就没有了。

但是同时的,你也得要求下面的供应商,同样也要达到环保要求,否则的话我们做不长,所以我们现在最近要求的就是跟所有的实木企业提一个要求,就是水性油漆,油性油漆改成水性油漆的生产线,现在企业正在实施的过程中,这是必然走的一条路。我们同样在做北京的家具,同样身处北京,家里人都在北京,同样呼吸这里的空气,我们当然希望北京的天天天像这几天的天气一样,都是蓝天白云。所以我说的就是我个人的思路吧,就是非核心部分的外包。

但是相应的工作依然还要做,只不过是分工了,大家可能属于一个生态系统,让他通过自己的完善,通过自己的分布的完善,把这个压力分解掉。工厂来说我们今年也在考虑搬迁的问题,但是这个考虑不光是环保的问题了,我们主要考虑的还是我们企业自身的一种发展,场地,包括设备、容量,这些是需要考虑的,对这个我就分享这么多,谢谢大家。

爱依瑞斯张长海:五年前已完成产销分离 优劣势并存

爱依瑞斯副总裁 张长海


爱依瑞斯副总裁 张长海

主持人:接下来爱依瑞斯张总,谈谈吧。

张长海:应该说爱依瑞斯是比较早的一批进行产销分离,将生产搬迁出北京的企业,搬到香河,到现在是五年时间,这五年以来,总结了一些经验、优劣势,跟各位领导做一些汇报。

我们总结了两点优势:第一,就是香河本身,像黄总讲的,它就具备这么一个产业链优势,它的物流、材料供应,这些我们也都尝到了甜头。第二,就是员工生活安家方面,应该说他的成本和安家的倾向性要远远大于北京,这一点是我们感受到的非常好的几个方面。

劣势的一方面,或者说可能带来烦恼的方面,像王总提到的,具备一定规模的企业,到了地方以后受到了政府更多的关注,这些关注当然有优势,也有劣势,像刚华日的周总讲的,APCE期间,华日是廊坊市第一家关停的企业,爱依瑞斯是第二家,喜临门是第三家,越大的企业可能越受到关注,肯定要跟着政策走。

陈京生:为家居企业做好服务

百年智强总裁 陈京生


百年智强总裁 陈京生

主持人:百年智强陈总也讲两句吧。

陈京生:百年智强十多年以来一直为北京家居卖场家具建材厂商提供服务,跟多数企业都有交流。主要服务项目有:北京广潘电台、各大视频网站、演艺、公关活动以及网易家居核心战略合作。除了硬性广告之外,各位老板有什么需要跟媒体沟通解决的问题,也可以第一时间跟我们说,希望各位老大能相信我们,我们也一定会为企业提供更好地服务,谢谢各位老大这么多年的支持!

殷超:家具企业迁址是北京市人口合理布局的需要

北京家具品牌联盟秘书长 殷超


北京家具品牌联盟秘书长 殷超

主持人:谢谢各位老大都分享了这么精彩的观点,今天这个活动能够成功举办,离不开我们殷超秘书长的支持,请秘书长讲讲。

殷超:还是非常感谢网易家居,目前为止,2014年,联盟已经和北京的几大主流网络媒体都做过论坛了。另外,今天我们联盟的老大们聚的也比较齐,也是非常开心,能在我们联盟的张总的会所会所装修效果图)里面畅谈,非常难得。

我了解了一下今天我们这个主题,关于2014年北京家具企业的限制,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定论,没有说必须要全部迁走,或者多少比例,但是它也是一个趋势和我们的一个预警信号,每个企业要根据每个企业的需求来做出相应的处理和判断,其实我觉得外迁的问题,不单是环保问题,应该是北京在2011年经过全国人口普查之后,对人口下一步的合理布局的问题,其实限制目录一直是北京市发改委,包括京信委、商务局,是几个委局一块来操作的,就是它一直是和人口合理布局相关的。

包括前一段时间我们动物园批发市场、大红门往外迁移,是把一些过剩的人口往外疏散,就让在北京、天津、河北更合理的去分散人口,而不是说过多的集中在北京,其实我觉得环保是其中一块,刚才钟总也讲了,能不能就地来改善我们的排放问题,这就需要企业来增加成本的投入,另外带动相关的很多问题,包括我们的高管子女的教育问题,像今年外地人口上学,必须要缴纳一年的社保。所以,我们的老板都看一下,我们自己的高管,跟着我们干了十几年的高管,他们的小孩在北京上学的话,这个问题怎么处理。

另外,就是税收问题,包括设备升级的一些问题,总之,方方面面的问题很多的,不是简简单单的环保问题。所以我想每个企业根据自己的情况,像刚才夏总说,他认为这是一个自己急需一个新的起点,要往外迁,因为以前的土地不是自已的,是租的,下一步我想自己买一块地,按照自己的意愿,自己的想法去建一个自己的工厂,这其实又是一部分企业的想法,其实这里面走得比较超前的是爱依瑞斯,在五年前就提前想到这一步,当时我们还不理解,觉得怎么爱依瑞斯那么好的工厂,那么多块地,为什么要去香河呢?会不会对爱依瑞斯的这种口碑,或者品质有影响啊?因为爱依瑞斯大家都知道是北京的嘛,但是现在是香河的工厂,会不会被认为是香河的爱依瑞斯?

其实现在来看,爱依瑞斯当时是很高明的,包括意风的温总,他也是在三、四年前就开始布局三河的工厂,当时我们也还没有看到今天这个危机,所以我想,我们联盟秘书处能做的,其实就是更多的了解我们所有成员的需求,整合我们联盟内部的资源,更好的为我们所有企业排忧解难。如果说希望通过技改,希望通过升级设备来完成的,那我们就积极对接相关的,比如说做水性漆的企业,包括一些更好的设备。我们也联合了滑润涂料、晨阳水漆,也想下一步搞个方方面面的技术分析会,或者研讨会,来解决一部分我们自己企业的需求。另外,有外迁需求的企业,我们也在积极的对接北京周边的工业园区,其实从八月份到今天,短短三个月,我们已经对接了十几个工业园区,包括高碑店、承德的平权,近的像香河再往东一点,有一个,就是现在李总已经在的,宝坻,包括文安、固安,包括现在我们最合适的选地之一,就是在唐山有一个芦台,刚我给芦台招商局的局长刚刚通了微信,他也在开会,我问他,这次APEC,很多地方都已经停产,包括我听说河北的文安已经停产了,远在山东都停产了,但是你们那停没停?他说我们这儿没停。因为我们这儿没有化工产品和耗能企业。另外他也非常欢迎我们家具企业过去,因为他是四大产业,家具也是作为其中四分之一,他是有规划的,所以我想我们秘书处更多的是做这方面相关的工作。

另外我们联盟内部孙总的老家是内蒙古集宁乌兰察布,现在孙总在乌兰察布拿了一个大的工业园区,离北京300多公里。孙总是从满洲里进口木材,然后粗加工,乌兰察布再精加工,他想建一个家居的产业园,也非常欢迎我们过去。我们也会内部再考察,再整合,我也希望我们网易家居,作为我们的主流媒体,继续关心、关注和支持我们京派联盟企业的发展。

胡艳力:感谢殷秘书长给我们这个机会,我们应该向殷秘的秘书处学习,急企业之所急,做企业之所需,我相信只有大家良性发展,我们媒体才有发展的机会,所以我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未来更好的监督行业,更好的为整个行业每一个企业做服务。刚刚戚总做了一个很好的开场,现在也由戚总来做一个收尾好不好?

 

戚麟:首先,秘书处做的工作是比较积极的,而且他们一直在为联盟所有的企业在努力,真正脚踏实地的去做一些事情,比如考察我们周边相关的一些环境,跟企业之间互相交流、互动,以及吸引媒体更多的关注。第二,我想说的是,其实联盟内部企业还是各自有各自的发展需求,各自有各自的处境、环境,绝对不会因为一个PM2.5就把我们的家具产业,或者这个联盟里面所有的企业抹煞掉了,这是不可能的。今天我们通过论坛也找到了很多不同的出路和方法,就地改造或外迁,有国际经验、国内经验,同行经验、跨行经验,可以说现在联盟最大的价值,就是里面的企业能够彼此互相学习。

如果今天乔总讲叫赢在学习,胜在改变,成在坚持的话,那我在里面加几个字,叫赢在互相学习,胜在自我改变,成在共同坚持。

  声明:中国建筑艺术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代表推荐其学术观点,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建筑艺术网所有,其他媒体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对于未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建筑艺术网联系。
  
 
〖最新相关文章〗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合作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11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