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姆斯特德

相关文章
此处为动态调用,可能不准确
                           

景观设计之父;美国景观设计学的奠基人;纽约中央公园的设计者。


   弗雷德里克·劳·奥姆斯特德(Frederick Law Olmsted )(1822-1903)被普遍认为是美国景观设计学的奠基人,是美国最重要的公园设计者。他最著名的作品是其与合伙人沃克(Calvert Vaux)(1824-1895)在100多年前共同设计的位于纽约市的中央公园(1858-1876)。这一事件既开了现代景观设计学之先河,更为重要的是,她标志着普通人生活景观的到来,美国的现代景观设计从中央公园起,就已不再是少数人所赏玩的奢侈品,而是普通公众身心愉悦的空间。 他对结合考虑周围自然和公园的城市和社区建设方式将对现代景观设计继续产生重要影响。他是美国城市美化运动原则最早的倡导者之一,也是向美国景观引进郊外发展想法的最早的倡导者之一。 奥姆斯特德的理沦和实践活动推动了美国自然风景园运动的发展。 生平(摘自《美国景观设计的先驱》)


   弗雷德里克·劳·奥姆斯特德1822年出生在美国康涅狄格州的哈特福德,他是他的家族居住在该城市的第8代。在他4岁的时候母亲去世,从7岁开始他从住在一起的外乡牧师那里接受学校教育。他的父亲是-名成功的布料商,也是风景的爱好者,奥姆斯特德的假日大多花在与家人从新英格兰北部到纽约州北部"寻找美丽风景的旅行"中。1837年当奥姆斯特德即将进入耶鲁大学学习时,他受到严重的漆树中毒,这使得他视力下降,被迫放弃了正常的学业。


   在接下去的20年里,他努力积累的经验和技能在后来景观设计职业的创立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他在一家纽约布类商店工作,并因与中国的贸易旅行了-年。在1848-1855年间,他学习了测量和工程学、化学、科学种田,并在斯塔滕岛上经营了一家农场。1850年,他和两个朋友用6个月的时间,在欧洲和不列颠诸岛上徒步旅游,从中不止领略到乡村景观,还参观了为数众多的公园和私人庄园。在 1852年,他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作《一个美国农夫在英格兰的游历与评论(Walks and Talks of all American Farmer in England)》。同年12月,作为《纽约时报》的-名记者,他开始了在仍受奴隶制统治的南方的旅行,这是他两次南方之旅的第-次。在1856-1860年间,他发表了3本关于南方的旅行说明和社会分析著作。在这段时期,他用他的笔杆反对奴隶制度的向西蔓延,争取南部各州奴隶制度的废除。1855-1857年间,他是一家出版公司的股东以及《普特南月刊(Putnam's Monthly Magazine)》的主编,这是在文学和政治评论界首屈一指的杂志。在这期间,他有6个月的时间住在伦敦,并在欧洲大陆上多次旅行,其间访问了很多公园。


   因而,当他开始以景观设计为业时,奥姆斯特德已经发展出一系列给他的设计工作指明目标的社会、政治价值观。从他在新英格兰所获得的优秀遗产中,他发展出对社区以及文化与教育等公共组织重要性的信奉。他往南方的旅行,以及与因1848年德意志革命失败而被放逐的革命者的友谊,使他坚信美国有必要证明共和政府和劳动力自由的优越性。他受到了一系列的影响,最初来自于他的父亲,此外,在景观艺术方面他阅读了如尤维达尔·普赖斯(Uvedale Price)、汉弗莱·雷普顿、威廉·吉尔平(William Gilpin)、威廉·申斯通(William Shenstone)和约翰·拉斯金(John Ruskin)等英国作家的著作,这些影响使他坚信艺术是将美国社会由近乎野蛮的状态改造成为他所认为的文明状态的好方法。


   1857年秋,奥姆斯特德因在文学领域的影响,获得了纽约市中央公园负责人的位置。次年3月,他和卡儿弗特·沃克斯*在该公园的设计竞赛中胜出。在接下去的7年里,他主要负责了一些重要的规划项目:最初(1859-1861)是作为中央公园的首席设计师,负责公园建设;之后(1861~1863)任美国卫生委员会主席,负责审查所有联邦军队志愿兵的健康和军队环境卫生,并为军队制定了-套国家医疗保障系统;最后(1863~1865),任加利福尼亚州大型金矿企业马里波萨工业区(Mariposa Estate)的经理。


   1865年,奥姆斯特德回到纽约,与沃克斯共同完成他们在中央公园的工作,并设计了布鲁克林的希望公园。在接下去的30年里,直到他在1895年退休,奥姆斯特德创造了很多种设计典范,它们证明了景观设计学(他和沃克斯首先使用该词)职业能改善美国的生活质量。其中包括:大型的城市公园,主要为了景观体验以及缓解城市的人工感受和城市生活的压力;"公园道",一种带有几种不同的交通方式(其中最重要的是为私人交通而保留的平坦的机动车路面)的宽阔的城市绿道,它们将公园连接起来,并进一步发挥了整个城市的公共绿地的优点;公园系统,为城市的所有居民提供了多种多样的公共娱乐设施,风景保护区,这是使特别优美的风景免于破坏和商用开发的保护区;郊外住宅区,将工作与居住区分开来,并创造了一种社区氛围和家庭生活的环境;私人住宅的庭院,在这里,园艺能开发居住者的审美意识和个性,还包括大量的使家庭活动得以转移到户外的"引人人胜的露天房间";带宿舍区的机构,在这里,建筑的家庭尺度将为文明的生活方式提供一个培养场所,政府建筑的庭园,建筑物的功能任此将更为高效,通过精心的规划,使它们外观的庄严也有所增色。在以上每一领域,奥姆斯特德都创造出了一种独特的设计方法,显示了他眼光的全面性,也针对每一个项目都提出了独特的理念,在处理即便是最小的细节时也能发挥出超常的想像力。


   在其职业生涯中,奥姆斯特德始终强调与其他行业的专家进行协作的重要性-尤其是工程师、园艺师和建筑师。而在1893年芝加哥举办的哥伦比亚博览会中,奥姆斯特德出任场地规划师时的角色则是这种协作关系的一个典型代表。对于规则而拘谨的名誉法庭(Court of Honor)建筑,他在伍迪德岛(the Wooded Island)和泻湖岸边配置大量的自然植被的过程中与东部的建筑师们真诚合作,同时他又和建筑形式更为自由的芝加哥建筑师们合作进行建筑外部环境设计。


   奥姆斯特德相信打动人的感情是其工作的目标。这在他的公园设计上体现得尤为明显,他创造了景观通道,使游人能融入其中,体验到景观的陶冶,奥姆斯特德称这一过程是"无意识的"。为了完成这个目标,他在景观设计中追求的惟一目标是使景观体验更为深邃,所有的设计要素都要服务于此。奥姆斯特德总是追求超越现实的品味和风尚,他的设计基于人类心理学的基本原则之上。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提炼升华了英国早期自然主义景观理论家的分析以及他们对风景的"田园式"、"如画般"品质的强调。英格兰鹿园是田园景观的缩影,它具有空间扩展感,庭院修整得非常美丽,修剪过的草坪十分平整。他发现这种风格是缓解城市生活不良影响的良策。他在陡峭、破碎的地形中采用"图画般的"风格,大量培植了各种各样的地表植被、灌木、葡萄树和攀援植物,从而获得了一种丰富、广博而神秘的效果。他自己对这效果的最强烈体验是他1863年前往加利福尼亚时途经巴拿马海峡所感受到的。这两个风格都具有不确定性,在实际操作中都缺乏针对性。在奥姆斯特德的表述中,"风景(scenery)"一词并不是指能清晰见到并被明确定义的可视区域。它必须包括"近处光与影的重要组合,或远处细节的遮掩"两者之一。这些品质在风景对精神的无意识熏陶过程中是必要的。另外,作为美学敏感性的培养基础,它们也是设计的关键要素。"精巧"的品质包含了丰富多变、错综复杂性,以及纹理、色彩和色调的精细层次,这是奥姆斯特德艺术与文明化目标的基础。他教导到,检验文明程度的最终试验就是这种精巧,体现在"人们愿意对形式和色彩处理上的细小差别投入研究和劳动。"


  尽管奥姆斯特德最钟爱的风景要求较大的降水量才能获得效果,但他也认识到美同的大部分地区拥有不同的气候条件。因此,他着手为南方开发了一种独立而鲜明的景观风格,而在半干早的西部,他则注意到有必要建立一种新的水分保持的地区风格。在旧金山海湾地区和科罗拉多的6个项目中,他奠定了这一手法的基础,尤其是在斯坦福大学的校园中体现得最为明显。


   奥姆斯特德悉心培养了几个杰出的青年,以承继他的设计理念,但只有他的继子约翰·C·奥姆斯特德*承袭了这一角色。而他的两个学生兼后来的合作伙伴亨利·S·科德曼(Henry S.Codman)和查尔斯·艾利奥特*都先于他去世。


奥姆斯特德和他的公司在他一生中承接了大约 500个项目。它们包括100个公园和娱乐场、200个私人庄园、50个居住社区和小区,还有为40所学院完成的校园设计。尽管奥姆斯特德在用文字表达他的理念上遇到很多困难。他仍不失为一名多产作家。在他的最观设计职业生涯中亲手书写的600份信函和报告得以保留下来,涉及了300个设计项目。他多次自费出版和公开发行重要的报告。其著作的完整名录中包括描述他的南方之旅的信函,以及由美国卫生委员会出版的各种文件,一共有300多项。

代表作品:纽约中央公园
纽约中央公园南起59街,北抵110街,东西两侧被著名的第五大道和中央公园西大道所围合,中央公园名副其实地坐落在纽约曼哈顿岛的中央。340公顷的宏大面积使她与自由女神、帝国大厦等同为纽约乃至美国的象征。100多年后的今天,纽约中央公园依然是普通公众休闲、集会的场所。同时,数十公顷遮天蔽日的茂盛林木,也成为城市孤岛中各种野生动物最后的栖息地。

  他在每一领域的主要项目如下:

  风景保护区。约毖米蒂山谷和马里波萨比格特里格罗夫(Mariposa Big Tree Grove)(1865年;以及尼亚加拉保护区(1887)。

  主要的城市公园。中央公园(1858年)、希望公园 (1866)、布法罗的特拉华公园(1869)、芝加哥的南部公园(后来的华盛顿与杰克逊公园米德韦普莱桑斯 Midway Plaisance))(1871)、底特律的贝尔岛(Belle sle)(1881)、蒙特利尔的罗亚尔山(Mount Royal) 1877)、波士顿的富兰克林公园(1885)、纽约州罗切斯特的杰纳西谷公园(Genesee Valley Park)(1890)、路易斯维尔的切罗基公园(Cherokee Park)(1891年)。同样著名的还有纽约的里弗塞德公园(1875年)和晨曦公园(Morningside Park)(1873年和1887)以及布鲁克林的格林堡公园(Fort Greene Park)(1868)。小一些的城市中,则有康涅狄格州新不列颠(New Britain)的沃尔纳特希尔公园(Walnut Hill Park)(1870)、马萨诸塞州福尔里弗的南部公园(现在的肯尼迪公园 (1871)、康涅狄格州布里奇波特的比尔兹利公园 (1884)、纽约州纽堡的唐宁公园(1887),以及新泽西州特伦顿的卡德瓦拉德公园(Cadwalader Park)(1891)。

  公园道。布鲁克林的东部与海洋公园道(Eastern and Ocean parkways)(1868),布法罗的洪堡和林肯、比德韦尔和沙潘公园道(Humboldt and Lincoln, Bidwell and Chapin Parkways)(1870).芝加哥的德雷克塞尔林荫大道(Drexel Boulevard)和马丁·路德·金车道(Martin Luther King Drive)(187l,"翡翠项链(Emerald Necklace)"(1881始建).波士顿的比肯大街(Beacon Strect)和联邦大街 (Commonwealth Avenue)的扩充(1886),以及路易斯维尔的南部公园道(Southern Parkway)(1892)。

  公园系统。布法罗-特拉华公园、弗兰特公园 (the Front)、阅兵公园(The Parade)、南部公园和卡泽诺维阿公园(Cazenovia Park),以及连接的公园道。波士顿-"翡翠项链":查尔斯河岸(Charlesbank)、巴克贝沼泽(Back Bay Fens)、河道公园(Riverway)、莱弗里特公园(Leverett Park)、牙买加池塘(Jamaica Pond)、阿诺德植物园、富兰克林公园,以及海军公园和相连的公园道。罗切斯特-杰纳西谷(Genesee Valley)、海兰(IIighland)、以及塞尼卡(Seneca)公园和好几个城市广场。路易斯维尔-肖尼(Shawnee)、切罗基(Cherokee)及易洛魁(Iroquois)公园,南部公园道和其他许多小型的城市公园和广场。

  住宅社区。伊利诺斯河滨(1869)、马里兰州萨德布鲁克(Sudbrook)(1889)、亚特兰大州德鲁伊山(Druid Hills)(1893年)。

  学生住宿区。斯坦福大学(1886)、劳伦斯维尔学院()LawrencevilleSchool)(1884)、布法罗州立精神病医院(1874)、哈特福德寓所(1860)、纽约州怀特普莱恩斯(White Plains)的布卢明代尔精神病医院(Bloomingdale Asylum)(1892)。

  政府建筑。美国国会大厦的庭院及露台(1874)、康涅狄格州政府大楼(1878)。

  乡间庄园。奥姆斯特德设计了许多大型庄园,他在其中的一些引入了具有公共意义的工程,尤其是系统的种植和植物园。杰出代表包括北卡罗来纳州阿什维尔的比尔特摩庄园和马萨诸塞贝弗莉的莫雷纳农场(Moraine Farm)。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合作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11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