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泡

相关文章
此处为动态调用,可能不准确
■推出地产界创新领袖人物莫要失掉文化根基
■房展与当代艺术的第一次
■为了找回城市的记忆--包泡发言
                           

中国著名的当代艺术评论家、建筑批评家、环境艺术家。1940年生于吉林省长春市,1967 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 1980年参加《星星美展》1985年创办曲阳环境艺术学校,1996年组织成立北京怀柔《山林雕塑公园》,2001年参加 《城市公共艺术环境论坛》,2003年开始为报刊杂志撰写专栏。


包泡:原创是当代精神


  我是一个理想主义,我九十年代初就开始在找落脚点,本来在大觉寺很多学家在那落户,后来海淀政府不允许,后来中央美院都在那云集,我们都想在大觉寺落脚,在山里可以潜水的地方,这是八十年代初的状况,后来海淀区反对我们右移,从门头沟到海淀,然后到昌平,在大觉寺其实一大帮人都交钱了。后来到昌平,也往山里找,我一直想找到有泉水的地方,昌平没有找到又到怀柔,在怀柔大山里,后来去了一大批艺术家在那里折腾6、7年,在那盖房子买房子,这期间就有一个开发商想去,也想在那盖房子,盖一个苏州民居,那个没有盖成,后来请的张永和设计,那以后大家就想排戏和中国当代人走在一起。


  北京郊区谈到文化大概只能谈这些,因为现在北京郊区别墅包括情人节他们把我请到平谷那去住了一宿,平谷到延庆到怀柔,包括附近今天来的路上有开发商拉我去看,离得最近的是280亩,应该说中国城市文化的发展和它的外围郊区的发展,这个问题多种层面都表现出来了。就是当前中国城市文化有多层面的问题,就是也有民间早期的,还有大量复制的,也有欧洲古典的和欧洲当代的,一开始怀柔新兴小镇,那个封面和今天这个封面差不多,是欧洲20世纪的教堂的剪影,后来他们说拿掉了不要那个,因为确实有一些欧洲最新的建筑,TownHouse这些。因为最近就是有一个美国二十年前生活场景复制一下,包括花瓶都是木头上漆的,当时我觉得很吃惊,我们把美国殖民地文化都搬进来了。最早台湾开发商在燕郊做一个国际直观村。今天看到这个我基本上批评一下就是基本上是旧的路,包括地面大理石拼路,包括窗帘,包括这些画,包括房间的装饰布置基本上几十年以前美国、欧洲生活场景的复制。


  刚才我也跟杨先生交谈,当前这个问题不是一个开发商的事,是整个民族的状态,就是文化上找不着北,城市文化有这个问题,到局部的开发商也有这样一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这几年来我们一起谈得特别多,大家都是青年人,在文化上没有这几个架子,复制人家是最没有出席的。所以刘文斌从他那个角度提出原创别墅很可贵。


  另外一个概念就是关于乡村别墅这个概念,乡村别墅对于当前地球的概念,在发达国家城市和乡村概念没有太大的区别,几百个人可能都叫一个市,同时参与大的活动,工作、休息都不受影响,这个概念不存在了。但是作为别墅的概念,对于中国从几个角度来谈,作为中国经济的发展,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个是正常的,我认为也是健康的。但是像刘晓光同志公开提出来就要倡导富人区,我觉得没有必要倡导,因为贫富差距就是最大的不安定因素,本来就客观存在,如果再推动它就不好了。前两天关于别墅的概念,因为我最近在沙漠里待了整整三个月差两天,就是100个企业家在沙漠开一个会提出生态文化的会,结果后来我写了一篇文章,就是沙漠中间有一个湖,我说这个湖不是北海湖,我一去了跟开发商说你必须忏悔,你不忏悔我绝不来这个地,后来做了一个几十米的忏悔墙。所以我目前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提出大的概念,在沙漠这三个地方每一个礼拜写一篇文章,我提出生态文化历史阶段到来的时候,就是在工业革命的时候,后工业之后整个人类文明和人自然冲突矛盾几乎贯穿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细节,我们吃的喝的一切可能都带着污染,带着危机,带着恐怖这样一个状态,所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人类再一次提出回到自然,它的价值对中国一部分富裕起来的人来说,不在于房子的大小和奢华,更不是要复制一个欧洲某个历史阶段所有的房子。刚才未未也点了一句,所以我到月亮湖之后,就是沙漠中心的湖,我从博鳌开会回来打电话,我说这个地方才是解决人类矛盾的地方,解决人和人之间矛盾的地方。因为在荒漠里面,和热带丛林,热带景观不一样,张总刚才提到新飞这个词,未未也谈到,我想这是一个切入点。别墅是什么?我想这是什么?是一个人在后工业人类的精神在自然里得到一个净化的场所。别墅只是这个精神场所的一个依托,一个载体,从建筑文化发展理事,今天周榕先生在这,从复制历史任何的过去都没有价值,应该说都是被人家耻笑的。所以我是号召我们的企业家,我们的艺术家,我们的建筑应该共同打造当代人类文明人类精神寄托那样一个载体。复制欧洲过去五十年前,一百年前的东西,没有出息,也没有价值。另外北京文化的发展也的确需要这样的东西出现,这个东西不是美国人创造的,是在中国这个地方,最后也到了。


  跑了几次山东,他们做一个房子,我说在山东最大一个开发区做售楼处,我说一定要把沟坎保留着,但是今天在这看不到,一切都看不到,包括我在沙漠那么边远的地方,就是城市工业文明的钢铁水泥机器,现在这样一个钢铁水泥机器在城市外延扩张,这是一个危险的行为。每一个别墅,每一个房地产都做,北京的水快没有了,已经要吃山江的水。今天报纸,前几天报纸报道整个河北省有七个大漏斗,最深就是90米以下才能见到水,我们已经处在这样非常危难的时刻,人和自然这样危难的时刻,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真是急切希望看哪个开发商真正敢于走在前面,做出中国当代更高的,就是有那么一个开发商和一部分艺术家,我想未未和周榕都会赞成,包括张先生不做建筑也会赞成。当代的文明的建筑,这个别墅不是说有法国哪个时期的一把椅子,那个窗帘,那个地砖,那个花纹,远远不是,而是符合人类最高品格的东西,我非常急切希望到来。所以一来给我介绍上海这个会的事,因为时尚杂志在两年前登载了一个采访陈亦飞的文章,叫做豪华的灵魂奢侈的品位,说在中国买一双袜子都买不到,就是对中国三十年前中国半殖民地文化依恋之情,包括电视采访每一个蜡烛是什么品牌,那样一种品位,那样一种精神状态,那种沉醉的状态,对三十年代沉醉的状态,我是感到似乎我们有一点,今天包括看到我眼前似乎有一点这种新的殖民文化的影子,后殖民文化。前几天我和一些朋友探讨,这个词是不是帽子太大,带有后殖民文化的色彩。为什么美国一个建筑师在美国玻璃屋上对话,从此欧洲人就知道建筑发展的方向了,鉴于人的关系,当代人进步往前推介了一大步,出现了TownHouse,可是今天中国高速发展,财富积累的时候,在文化上既然找不到北,找到五百年前,二百年前,古希腊的神话已经在长安街上出现了。我说我对这些深恶痛绝,而刘晓光说卖得很好,那就是说我们在文化上一种麻木和愚昧到如此的地步,他是很有影响力的开发商,他卖得很好,从商业角度不能否认是这样的,但是文化上被人家耻笑了,说你整个民族如何。所以我还很支持刘文斌这样一个倡导,原创是当代精神,它的载体上当代物质文明,不是过去式,是当代人类文明精神道德和美学最高的典范,不是一个世纪后,五个世纪前最好的东西,那个没有价值。


  我还是希望这一次会后,因为杨先生,包括龚宇和周亮都是年轻人,希望你们有胆识,有魄力组织中国年轻的建筑师,你们也做一个当代的东西,在树林边,在田埂边和环境是一致的,不是从外国搬来的,这是创造,不是奢华,是精神的一个最高境界。这个境界是生态文明历史阶段人类的最高境界,我说到这。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合作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手机:13910429182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11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