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艺术网 >> 理论精粹 >> 理论研究
《檐牙高啄》建筑文化随笔之三:天街寓意与忌讳
 
http://www.aaart.com.cn/cn/theory 2007-6-6 10:59:22 来源于谢天开的博客
 


     

 


天街寓意与忌讳


   ―――关于唐长城的街道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韩愈《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二首》(其一)


 


韩愈,“唐宋八大家”之首席。大诗评家司图空说:“韩吏部歌诗数百首,其驱驾气势,若掀雷挟电,撑抉于天地之间,物状奇怪,不得不鼓舞而徇其呼吸也。”(司图空《题柳柳州集后》)


如此评价,众声响应。韩诗在李白、杜甫之后开辟了一个重要的流派,“以文为诗”与“奇崛险怪”,企求在艺术风格上独辟蹊径,有所革新。


而上面这首诗偏偏来得平淡。诗风自然清新,几近口语。而韩愈自己说:“艰穷怪变得,往往平淡”(韩愈《送无本师归范阳》)。这说明他是深悟对立统一的艺术规律。


作为后来的读诗者,在这里却想要弄清楚。什么叫“天街”?


上海辞书出版社的《唐诗鉴赏辞典》仅有“天街,皇城中的街道。”解释。


《辞海》上解释:“天街,旧称帝都的街市。韦庄《秦妇吟》:“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


以上释条都语焉不详。实际上的“天街”中国古代城池里的主要大街。在府城以上的都城,在主要部位都规划出主要大街,名为“天街”。它的主要特征一般是从南向北的,自城的南门进入直达皇城的南大街。相反,从北向南则从皇城通向天门,也就是通天的意思。这是它的方向性。


“天街”,始于城池规划之时。在战国时期,齐国的临淄城最为典型,从南门进入,直达皇宫。


“天子以四海为家,非壮丽无以赝保谡庵殖鞘泄婊枷氲闹傅枷拢撼ぐ渤谴痈舶幻沤耄贝锍だ止哪翘醮蟮兰次旖帧?/SPAN>


北朝的北魏洛阳城,从洛水的永桥,进入南门、宣阳门的一条大街即为“天街”。


兴建于公元582年的隋唐长安,是我国封建社会全盛时期政治文代中心,也是当时东方最大的商业都市,面积达84平方公里。唐长安有两条大道被称为“天街”。一条从明德门进入朱雀门直达皇城;另一条从南边的启夏门进入直达东宫、太极宫。


“天街”另一特征,处于城池的中轴线上,具有宽阔性与纵深性。这是因为“天街”是都城中最重要的大街。


如唐长安的天街即朱雀大街宽度达150米,长度8000米以上。在此广阔的空间尺度上能使人领略到“坦荡荡乎,大道通天”的宏伟壮丽气势。


《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二首》(其一),便是韩愈伫望这条天街后而吟咏的。


正因天街的宽广,正南正北的笔直,让人视野如此旷远,才有“草色遥看近却无”的境界。


那么,天街上为什么会在早春时光生长出野草的萌芽呢?并且若有若无密密麻麻,生命力极为旺盛,其景象规模蔚为大观,甚至让诗人的眼睛连皇都烟柳都视而不见了呢?


原来在唐代长安城的街道都没有经过硬化的处理,既没有铺上青石条,更没有今天的柏油或水泥路面,完完全全是泥土的路面。这种路面,尤其雨雪天时交通甚为不便,虽然考虑到了排水,筑路时中间较高,两侧有宽、深各两米的水沟。但由于城内地形起伏过大,排水仍然不太通畅,路面湿润泥泞。


天街两旁有行道树,多为槐树,高大气派,人称“槐衙”。此外,还有柳树。


有了这些背景了解之后,我们对那位惯于“推敲”词句力求准确,真实的韩愈便有更深的理解。可以想像,当日的韩愈伫立于长安城的天街——朱雀大街的某一段,在高大成行的槐树之下,举目放眼宽敞笔直的朱雀大道,惊喜的望见虽然才处于萌芽状态的野草,近看虽说星星点点,远眺却是一片新绿绵延,预示出强大的生命力,而远处尽头的皇都御沟边隐隐约约的烟柳不但引不起他的赞颂,反而成为一种反衬。于是就有了《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二首》(其一)这首绝妙好辞。


当然一切都有寓意的,不然韩愈就不是大文学家了。


作为那场轰轰烈烈的古文运动的首倡者,被誉为是司马迁之后最优秀的散文家。他敢于向根深蒂固的、文风淫靡的自六朝以来的骈文阵线宣战;对于新散文的建立,却有一股火烧不尽的野草精神。后人讲韩愈在做古文时候的情形说:“时人始为惊,中而笑且排,先生心益坚。其终,人亦翕然而随之以定。”(李汉《昌黎生集序》转引刘大杰《中国文学发展史》中卷)


在此诗之前,他还有类似的诗句:“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韩愈《春雪》)。当然意境不如“天街小雨润如酥”那样旷远,那样强烈,那样富于艺术的辩证魅力。因为那首绝妙好辞,是将微小的处于萌芽状态的事物放在一种宏大壮丽的背景下进行对比的,自然也让其产生了非凡的力量。这就是韩愈的文学功力!


韩老夫子对起于青萍之末的新生事物,是极具敏锐的观察力而充满信心与毅力的。他主张作文“言必己出”,“务去陈言”。力求创造一种融化古人词汇语法而又适合于反映现实表达思想的文学语言,同时力求用这种新颖的文学语言创造一种自由流畅、直言散行的新形式。这就是古文运动的主要目标。如此大纛高扬,他与他的同志如柳宗元等一道终将自己的文学事业做成。令后来者如苏轼激赏地评说他:“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


 


                    


 


天街是平砥坦荡的,但天街发生的故事有些却讳莫如深。这是因为天街尽头除巍峨的皇宫以外,天街的两边多为壁垒森严的官署,那是公卿大臣们出入的地方。旁边人多不容置喙,否则有犯忌之嫌。


“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这是晚唐诗人韦庄《秦妇吟》中的名句。叙述长诗《秦妇吟》一千七百字,作者借在黄巢农民军中生活三年之久的女郎的口述记述那次兵乱。


韦庄(836?—910),字端己,长安杜陵人,唐宰相韦见素之后。唐僖宗广明元年(880)黄巢农民军入长安时,他恰巧为应举而居留长安。中和三年(883),他在洛阳写下了长篇叙事诗《秦妇吟》。


韦庄晚年入蜀,在前蜀皇帝王建那里做过宰相。他的诗风很有历史际遇感,《台城》便是其代表作: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


                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秦妇吟》在当时流传后,引起了公卿大臣们的愤怒。在佛家的因果报应说炽盛的唐代,记录真相的诗句,触及到了他们的痛处,令王公贵族们相当敏感,忌讳。对此韦庄自己也很后悔,到各处去收回抄本,但为时已晚。诗已流传广泛,许多人家的屏风、幛子上已经书写了这首诗。对此,韦庄耿耿于怀,直到临终之时还吩咐家人不许悬挂《秦妇吟》的幛子。后来韦谒编辑韦庄诗集时也没有收入这首诗。因而在宋代以后,虽然此事记载于孙光宪的《北梦琐言》里,但谁也没有读过《秦妇吟》。至此,这首结构精密描述生动的长篇叙事诗竟然消失了一千多年!并且如此重要的长篇叙事诗在《全唐诗》中也未能见其踪影!


直到清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于甘肃省敦煌县东南鸣沙山石室中发现许多古代写本书籍及文本,被英国汉学家史坦因、法国汉学家伯希和取去了一大半。经过整理,才让《秦妇吟》写本重见天日。发现最早的写本是唐天复五年(即哀帝天佑二年,公元905年)张龟的写本,当时韦庄尚在人世。其次是贞明五年(公元915年)安友盛写本,在韦庄去世后不久。可知当时《秦妇吟》已经流传到辽远的西域边疆,无法收回。这些写本于上世纪初由法国汉学家伯希和整理后寄回中国,让后人才得以见到这首失传了一千多年的长篇叙述诗。


此诗为现实主义写作手法,如实的记录了黄巢农民军占领长安后,由于内部纪律不严,人民遭受掳掠与奸淫的情况。从阶级斗争的角度看,这首诗又有污蔑农民军之嫌,故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后,《秦妇吟》又遭封杀五十年!


以上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家施蛰存在《唐诗白话》里讲述的中国文学史上的一段奇闻。


从《秦妇吟》中叙述我们可以看到兵乱对城市建筑的破坏:


 


               。。。。。。。。


               长安寂寂今何有,废市荒街麦苗秀。


               采樵砍尽杏园花,修寨诛残御沟柳。


               华轩绣毂皆销散,甲第朱门无一半。


               含元殿上狐兔行,花萼楼前荆棘满。


               昔时繁盛皆埋没,举目凄凉无故物。


               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


               。。。。。。。。。


 


史学大家陈寅恪曾说,中国古代诗词是可以成为史信的。诗为史证。从诗中记述,我们也可以得到证明唐长安城的街道路面是土夯的,没有经过路面硬化处理。抢掠的麦粒落散在地表面竟然生根发芽了。


而韩愈所见的皇都御沟边的烟柳,到了晚唐韦庄眼里已经是残枝败叶,遭受兵乱砍伐殆尽。


另外,中国古代建筑为木构,怕火,每遇兵燹无不化为灰烬。因而,在书面语里,将野火譬为:兵燹。


天街,皇权的象征,正北直抵皇宫,正南直通天门;两边多为官署衙门,在古代城池中位置显赫,为帝都的主动脉。然而,一旦王朝江山气数尽衰,天街也是兵燹的重灾路线,造反者无不沿此直捣龙巢,杀声震天,血流成河,火光冲天,金碧辉煌眨眼间化为可怜焦土,呜呼哀哉!


 

  声明:中国建筑艺术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代表推荐其学术观点,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建筑艺术网所有,其他媒体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对于未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建筑艺术网联系。
   现有评论 0条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05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