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艺术网 >> 理论精粹 >> 创作研究
地域性与主体性
 
http://www.aaart.com.cn/cn/theory 2011-5-13 10:39:50 来源: 作者:槙文彦[注]
 


     
  我手边有一本题为《 建筑的新浪潮》[附注1]的小册子。它是1978年,当时由彼得?艾森曼主持的建筑、城市研究所(IAUS)举办的 从30岁到50多岁的11名建筑师的作品展览会的说明书。书的开头,有肯尼斯?弗兰普顿的一篇文章,谈到70年代后半 建筑的状况。虽然作者是从外部看的,却相当准确,使人很感兴趣。
  展出的11位建筑师,决不属于有同一志趣的集团。他们之间的建筑思想、创作途径各不相同。例如其中的象设计集团、伊东丰雄、安藤忠雄等都已经作为一个独立的建筑师,走上了自己的道路。这一点是很清楚的。但是,作为同一时代的建筑师,对他们周围的城市状况,虽也各自作出了独立的反应,但其结果,作为一个整体,按其震动的能量而言称作是一次浪潮,也无不可。这个浪潮引起了世界的瞩目。
  岛国 有其特殊的地理、历史条件。它对来自外界的新鲜而有力的文化,常常象贝类动物那样,时开时闭,以自己特有的方式,采取一种特异的摄取方式加以吸收,并使之成为自己的一部分。对于外来的意识形态,经过时间的推移,结局是收敛为普遍的地域文化的心情性(或叫感性)。这些都是我们亲眼见到的事实。
  弗兰普顿对这11位建筑师超越年龄的不同,他们之间却共有一种很强的,应当称为文化纽带的东西这一点,印象很深。这大概是他对本质作直观的观察得到的。他指出,向象征主义的强烈倾斜,以几何学图象为基础的结构主义――形式主义倾向,是这些建筑师的作品的共同因素。
  弗兰普顿在他的文章中,指出矶崎新是最富洗练性和艺术性的建筑师,并对矶崎60~70年代的作品作了分析和阐释。今天看来,这本书可以说是从整体上第一次明白无疑地把矶崎新作为当时的新浪潮的领袖人物。
  矶崎新否定了他的老师丹下健三及一批同代的新陈代谢派建筑师所追求的创造城市秩序结构的建筑这一目标,并脱离了这个战线。他开始追求在更不稳定的城市状况中的作为思考模型的建筑的应有形态。在这个过程中,不管有意无意,在70年代结束时,他终于站在自己的建筑理念的地平线上了。
  令人感兴趣的是,从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初,他又一次有意识地脱离了一直把他奉为领袖的一群建筑师。而正是这些建筑师,曾被认为是构成了新的矶崎的一群。我认为,他说他是“an architect who could be from anywhere”这句话,就是他有意识地脱离这个战线的自我声明,而80年代初筑波中心大厦的设计则是他在建筑上的脱离宣言。
  是什么使他这样做的呢?或者确切地说,为什么他作了这样的选择呢?一个原因是上面谈到的一群建筑师存在着某种地域的心情性,或者是神秘主义,与矶崎的普遍知性不能相容。其实,也可以说,这是矶崎新想反当时世界上已经出现的建筑状况之道,以取得更大的创作自由的强烈愿望的表现。
  20世纪初期的现代主义的国际化运动的原动力之一是其意识形态性。从艺术与工艺运动开始,经过德国工作联盟,以至CIAM,在这个运动中,各国的建筑师们无疑有一种超越国境的团结精神。向CIAM举起反旗,甚至导致其分裂的是Team X的成员们。在60年代,我同他们中的几位有过亲密的交往。我抱着很大兴趣看着他们把曾经有过的团结的纽带终于变成为个人之间的友谊,有时这种友谊甚至发展成对外部的偏见。
  今天,取代意识形态的是靠资本和贪欲养活的权力的全球化。这个过程正在进行。没有国籍没有地域特性的资本和贪欲,以与已有的国家――地方――城市这样序列的权力结构全然不同的形式出现于世界性城市的中心,包括东京。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选择建筑师,或者说建筑师要向叫做信息的这个无形的权力兜售自己。各种会议,展览,各种名目的奖,都是为建筑师的这个目的服务的一种媒介,或一种仪式。在这个时代,被称作“后现代思想协会”的一群建筑师之间,早已没有过去的那种团结意识(本来,团结的目标已经不存在了)。他们都在为使自己的特性(或叫主体性)能够更广泛、更长久地维持下去而进行着不间断的努力,而这场竞赛或游戏也就没完没了地延续下去。这种资本与贪欲的世界化进程,正在动摇着前面提到的 特有的文化摄取形态的基础,而矶崎新,可以认为,他正在力图使自己从历史上存在过的“立足内侧,吸收外力”这样一种状态中尽快解放出来。
  但是,建筑师,能在多大的程度上象其它领域的艺术家已经做到的那样,从所处的地域中获得自我解放呢?这是今后的一个课题。因为,在前所未有的资本与贪欲的游戏中,要求建筑师提供的产品必须是在大起大落的变化时的微分值。从本质上说,建筑师们不断被要求提供即使不是所谓现代性的,具有强烈新鲜感的东西,也要不断开拓能给感官以新的刺激的产品。而建筑,它有一个形成“地域性”[附注2]的历史过程。要在地域扎根,其主体性的形成必须控制时间,使变化过程相对平缓(微分值较小)才有可能。但是,所谓anywhere立场则是,或者将所有topos条件化,作出其解,或者是,在不存在普遍性的前提下,主张自己是唯一的定点,是普遍性,二者必居其一。
  矶崎新最近采取的所谓现代主义―古典主义[附注3]的主张,反映出他的建筑师的性格,同时也反映出,对上面谈到的,他今日所选择的建筑地平中包含的矛盾,常常将决定予以保留,使两义的解释成为可能的态度。这是他本人一种独特的战略。
  但是不管怎样,人们期待看到对时代有着罕见的洞察力的矶崎,今后将如何开展自己的建筑。以恰象站在高明的卜者面前谁都会有的感情,一种战懔与兴奋交织的感情。

  声明:中国建筑艺术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代表推荐其学术观点,仅为客观提供更多信息用。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国建筑艺术网所有,其他媒体或个人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对于未注明“来源:中国建筑艺术网”字样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其他媒体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或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您速来电或来函与中国建筑艺术网联系。
   现有评论 0条
〖最新十条相关文章〗
·由哈桑·法赛引起的关于传统地域文化的思考[2006.8.21]
·建筑文化的环境与交融[2005.1.7]
·建筑文化的环境与交融[2004.8.23]
·全球化与地域性——一个“现代性”问题[2004.8.23]



公司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留言咨询 | 友情链接
中国建筑艺术网 京ICP备06036503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33号美林花园4号楼5F 手机:13910429182
站务邮箱:13910429182@139.com
COPYRIGHT 2004-2005 AAART.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